赛车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77章

2020-01-17 00:01: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77章

黄晋成打量着眼前这栋新城大厦,一旁的钱新来见其脸上的惊讶之色,略微有些得意,笑道,“黄厅长,怎么样,我这栋新城大厦能否入得了你的眼?”

“很不错了,我看望山并不发达,但你这栋新城大厦却是鹤立鸡群,一点不会比南州那些五星级酒店差了。复制址访问”男子笑道。

“能得到黄厅长这个评价,哎呀,我这高兴得都要找不着东南西北了。”钱新来夸张的笑着。

黄晋成听到钱新来的话,转头看了钱新来一眼,微微一笑,这钱新来也是个会来事的人,心里想归想,黄晋成对于钱新来在望山的家业也是颇为惊讶,之前虽然和钱新来打交道次数不少,但他还真没来过望山,这会看到眼前这一整栋新城大厦都是属于钱新来的产业,黄晋成暗道钱新来这个望山首富看来也是名副其实。

“黄厅长,请吧,我已经给您备了酒席,给您接风洗尘。”钱新来笑道,做了个请的手势。

“钱总,太客气了。”黄晋成摇头笑笑,嘴上如此说,脚下已经往抬步往酒店里走去。

市委。

陈兴和徐元飞两人坐在办公室里,徐元飞就侨商联谊会的筹备事宜向陈兴做着最后汇报,陈兴听完,只是笑着点头,对于徐元飞的工作,谈不上满意和不满意,这个常年称病的统战部长现在的工作可圈可点,这段时间更是一直呆在望山,陈兴也没啥可挑剔的。

“按照你们之前统计的数字来看,望山市的海外侨胞不少,希望咱们这第一届侨商大会能够圆满成功。”陈兴笑道。

“现在确定会来参会的人很多,我想应该会取得圆满成功的。”徐元飞顺着陈兴的话回答道。

“咱们不只是单纯的追求来参会的人多,更重要的是将这些侨商资源转化为商业投资资源,这才是最重要的,望山穷,也只能尽最大可能的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要不然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发展起来。”陈兴笑了笑,省行的一百亿信贷资金虽然很快会下来,但一百亿的资金对一个地级市来说也算不上多,城市建设,公共基础事业投资,民生投资……等等,都是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一百亿看似多,其实在城市建设投入的基数中,只能说是很少。

陈兴说着话,起身走到窗前,他所在的这栋市委办公楼并不高,他的办公室更是只在三楼,遥望出去,并不能看到很远,不过即便如此,一眼望去,依然能看到一排排的低矮楼房。

一个城市的发展和底蕴虽然不能用高楼大厦的数量多少来衡量,但不能否认的是,高楼大厦的数量依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一座城市的发展速度。

眼前的望山,城市当中的高楼数量并不多,也正因为如此,不远处那栋被称为望山地标建筑之一的新城大厦是如此的扎眼。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们这些当官的,不敢说自己多么高尚,但坐在这样的位置上,要是不能为老百姓做点什么,那不只是尸位素餐,更要被老百姓指着脊梁骨骂,望山穷,大多数老百姓的日子也算不上好,我们也只能尽力去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发展的最终目的是让人民享受到福利,我认为这才是发展的根本目的。”陈兴笑道。

徐元飞听到陈兴的话,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注视着陈兴的背影,徐元飞不知道这个年轻的书记是发自肺腑的一番话,还是逢场作秀,尽管陈兴到望山后的一系列的举动让人看到了希望,但徐元飞在官场也沉浮二十多个年头了,不敢说阅人无数,但也见过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人多不胜数,徐元飞对陈兴抱有希望,但也不敢有太大的信心。

还是那句老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徐元飞希望陈兴能经得起时间考验。

目光往前凝望,徐元飞的视线最终也落在新城大厦上,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比起李严培,他终归是愧对自己作为一名党员干部的党性和原则,他没有李严培那种魄力,更多的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能避则避,不多管闲事,他这样做自私吗?

或许他是自私的,而李严培是高尚的,但结果是李严培险些丢了性命,现在仍然在医院里,而他,则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

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徐元飞知道自己很自私,但他又希望张立行那伙人能够受到制裁,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徐元飞依然是抱着尽量少搀和的心态,他会给陈兴提供一些帮助,但他绝对不会涉入过深,明哲保身,这是徐元飞的行事准则。

“陈书记,要是没什么事,我先离开了。”徐元飞起身道。

“好,你先去忙吧。”陈兴回头看了徐元飞一眼,点了点头。

目送着徐元飞离去,陈兴眉头微皱,旋即叹了口气,没心情去多寻思徐元飞这个人,转身回望着那栋新城大厦,陈兴拧着眉毛,正如同此刻阴沉的天气一般,陈兴的心里压着一块大石头。

张万正走了,新来的黄晋成他一无所知,今后的工作,是否会更加困难?

陈兴不知道他此刻正琢磨着的黄晋成正在新城大酒店和钱新来有说有笑的吃着饭,这会已经快晚上了,要不是看着天色已经慢慢变暗,陈兴都没察觉一下午这么快就过去了。

转身走向办公桌,将桌上的几份文件稍微整理了一下,陈兴拿出给常胜军打了过去,新年上班的第一天,陈兴打算跟常胜军聚聚。

走到走廊上,看到林思语正在打扫走廊的地板时,陈兴摇头笑道,“小林,这不是有保洁人员会打扫吗,你费这个心干嘛。”

“书记,反正我现在也没啥事,就想着把卫生都清理清理,闲着也是闲着。” 林思语看到是陈兴,忙停了下来。

“没事可以提前下班嘛,现在可还是春节,你其实都不用这么早来上班,可以等初七过后再来,谁让你这么早来的。”陈兴笑道。

“书记,是我自己来的,在家呆着也无聊,再说我家里也没人。”林思语说着,情绪低落的低下头。

“哦,差点忘了你家里的事,你母亲的病情如何了。”陈兴想到林思语的家庭情况,也只能在心里叹口气,人吃五谷杂粮,也生百病,任谁来这世上走一遭也免不了生病,只不过大病小病的区别罢了,林思语家境贫困,母亲又摊上那种病,也着实可怜了眼前这小姑娘,还没踏出校园就要跟着扛起家庭的重担。

“还好,医生说病情控制得不错。”林思语点头道。

“那就不错了,相信会慢慢好起来的。”陈兴安慰着对方,嘴上说归说,心里想的却是不一样,得了恶性肿瘤的人,那等于是离死神只有一步之遥了。

“恩,谢谢陈书记您的吉言,我也相信我妈会好起来的。”林思语使劲的点着头。

“真是个孝顺可爱的姑娘。”陈兴看到林思语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看了下时间,又道,“好了,你也别打扫了,该下班了,不管家里有人没人,这大过年的,也该放松放松。”

陈兴说完,给了林思语一个笑容,人已经往前走去,这会黄江华早就闻声从自个的小办公室出来,陈兴看到对方,笑道,“小黄,晚上你也自由活动,该上哪玩上哪玩去,不用跟着我了。”

“书记,我跟你到这望山也没多久,人生地不熟呢,再说也没啥朋友,其实没啥可玩的。”黄江华听到陈兴的话,瞄了林思语一眼,心里一喜,嘴上却是道。

“就是因为不熟悉,才更要出去走走玩玩。”陈兴笑道,“这大过年的,我就不多占用你的休息时间了。”

陈兴如此说,黄江华也没再说啥,他正巴不得晚上和林思语出去过二人世界呢,看着陈兴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上,黄江华这才转头朝林思语使了个眼色,这是暗示对方也准备走来着。

从市委里出来,陈兴坐车到了和常胜军约的地方后,同样给李勇放了假,让对方回头不用再过来接他,他和常胜军约的地方就离市委招待所不远,吃完自个走回去就是,他还娇贵到要下面的人步步伺候着。

这是位于街道旁的一家普通饭店,陈兴和常胜军都是对吃饭不挑的人,随便挑个地方就能凑合着吃,不至于动辄就要去上档次的酒店。

常胜军已经先过来,在饭店二楼的一个小包厢里抽着烟,看到陈兴进来,常胜军忙站了起来。

“坐坐,下班时间,没那么多规矩。”陈兴挥手示意着,笑道。

“这包厢里可是够简单的。”陈兴打量了一下包厢的环境,走到常胜军身旁坐下。

“要不换个地方?”常胜军征询着陈兴的意见,这地方是他挑来着的。

“不用,这就挺好。”陈兴笑了笑,他刚刚也就随口一说,转头看向常胜军,笑道,“胜军,今年估计是你第一个没在京城好好过年的春节吧。”

“也不是,以前虽然一直在京城工作,但部里的工作量也挺大的,有时候过年的时候还在外地办案呢。”常胜军摇头笑笑,“穿上了这身警服,可就别想着跟一般人一样,拥有正常的假期了。”

“倒也是。”陈兴听到常胜军如此说,点了点头。

两人边说着话,又点了几个小菜,等菜上来,陈兴让服务员送了几瓶啤酒过来,跟常胜军两人一人倒了一杯,陈兴笑道,“胜军,咱们干一杯,就当是…”陈兴想说点什么庆祝的话,说到一半却又发现也没啥可庆祝的,两人到望山工作以来,工作一点都不顺利,除了烦心事,也真没啥可庆祝的。

想了想,陈兴苦笑道,“就当是庆贺新年吧,新年新气象,预祝咱们新一年的工作能够顺顺利利。”

“嗯,这个实在,我也希望新一年的工作能够顺利。”常胜军深以为然的点头,他现在可是使劲憋着一口气,初到望山就遭遇滑铁卢,对他这个从警近二十年的人来说,说是奇耻大辱也不为过,被人摆了好几道,偏偏他现在毫无还手之力。

“看来你这个市局党组书记是一肚子怨气哟。”陈兴看到常胜军的神色,笑道。

“怨气没有,火气倒是有。”常胜军笑笑。

“哎,天大的火气你也得给我憋着,不能意气用事。”陈兴叹了口气,道。

“陈书记,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会以大局为重,不会任着自己性子来。”常胜军正色道,看到陈兴眉头隐有愁云,常胜军大致能才到陈兴是在烦恼什么,沉默了一下,常胜军道,“陈书记是在为纪委的事烦心?”

“也是也不是吧,都有。”陈兴挑了下眉头,“张万正调走了,新来的黄晋成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后的工作,不一定好做。”

常胜军闻言,知道陈兴是担心黄晋成是否会如之前的的张万正那样配合他的工作,毕竟现在他们做的一些事都需要纪委的大力配合,要是新来的黄晋成不怎么支持,那可就真的是头疼事了。

“省里将黄晋成调下来,应该是有考虑望山实际情况的,我想陈书记担心的那种情况应该不会出现才是。”常胜军寻思片刻,也只能如此说道。

“希望吧。”陈兴摇摇头,他从葛建明那里知道黄晋成是宋维山推荐下来的人,至于说有没有考虑望山的实际情况,鬼才知道。

又给自个倒了一杯酒,陈兴琢磨了一下,转头看向常胜军,“胜军,现在向女士那几个本子丢了,我们只能从她口述的内容去调查,纪委那边得等黄晋成到任以后才能继续开展工作,所以我们就先不去指望了,还是从你这边安排人暗中查向女士提供的情况。”

“我明白。”常胜军点了点头,他知道陈兴对黄晋成的到来还是有所忧虑的。

“对了,常兴市那边还没调查出什么眉目吗?”陈兴突然问道。

“没,那几个人就跟石沉大海一样,连个影儿都没有,况且当时是晚上,我们也没想到他们是冲着本子来的,哎,对他们身上的细节特点记得不清,这给调查增加了难度。”常胜军颇为气恼的说着,“最主要的是事发地点肯定是他们精挑细选的,处在村镇公路的路段,也没有任何监控。”

“看来是不好查了。”陈兴皱了皱眉,找回本子的希望是越来越渺茫了。

“也不知道咱们这边到底是谁走露的消息。”常胜军撇撇嘴,对这事,他一直耿耿于怀,没事的时候就琢磨,哪怕是在家过春节的那天,他还时不时的想着,他是坚信绝对有人走漏消息的,否则对方不可能时间安排得这么准,但问题是谁会走漏消息?

问题的症结就在这里,那天知道这事的除了向秀蓉本人,就他和陈兴还有陈兴的秘书黄江华,三个人谁有可能走漏消息?想来想去,是都不可能,陈兴自然不会有半点嫌疑,而他自个也没有,至于黄江华,是跟着陈兴一起从南州过来的,也不可能走漏消息,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常胜军很头疼,最近经常想这事,想到最后就头大,根本就没办法想下去,偏偏他又是个喜欢较真的人。

“走漏消息的事先不管了,知道你们那天要去常兴市的就咱们几个,走漏消息这种可能性不大,也有可能是对方一直派人在监视我们,所以知道我们的一举一动。”陈兴笑道。

“就算是对方派人监视我们,他们顶多就是跟在后面,不可能知道我们去常兴市是要干嘛,而且跟向秀蓉进去屋里取本子的时候,我让周淮在外面守着,对方绝对不知道我们跟向秀蓉进去干嘛,但偏偏他们最后行事的目的十分明确,好像事先就知道向秀蓉身上有本子似的,这才是最不可能解释得通的疑点,所以我才一直坚信有人走漏消息了。”常胜军苦笑道,说完看了陈兴一眼,不忘再补充一句,“当然,我绝对没有怀疑陈书记您的意思。”

“就算是怀疑我也没关系,你们当警察的,就要有这股较真的劲头。”陈兴笑笑,尽管他不一定认同常胜军的推测,但他还是欣赏常胜军的这种精神的。

两人边喝酒边聊,对于今后的工作,常胜军一点都不乐观,陈兴同样心情有些闷,两个大老爷们在新春之际在路边的小饭馆喝着闷酒,一个是市委书记,一个是市局党组书记,此情此景要是说出去让人知道,也不知道得有多少人忍俊不禁,当然,在这望山市,一些人知道则会愈发得意。

市里,步行街,这里是望山市区最热闹的街道,也是望山市的商业中心,黄江华和林思语两人逛着街,出于避嫌的心理,两人并没有牵手,并行走路的时候还特意拉开一点点距离,这也是怕碰到认识的人,毕竟这里人流量大,两人也不得不防。

走到步行街中段,看到边上有一个售楼部时,黄江华心头一动,突然停了下来,仔细看了一下,这是一栋精装sh。

“思语,咱们进去瞅瞅。”黄江华笑道。

“又不买房,进去里面有啥好看的。”林思语翘起嘴,别有一番可爱的样子。

“谁说不买了,你忘了我之前说的了?想给你买一套房子呢。”

“黄哥,不必啦,我觉得住在租着的那房子就挺好。”

“好什么好,那里就挨着臭水沟,房间的条件也十分简陋,一点都不好,再说我跟你说过的话就要做到,你以为黄哥我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吗。”陈江华笑道。

“当然不是了,只不过你当时的话我也没放在心上,就当你是开玩笑的,所以买房的事就算了。”林思语摇摇头,她心底终归是有抵触之心,况且她自个也知道,真要答应下来,那有可能也是害了黄江华,内心深处复杂而又矛盾的心理让她一方面不得不照着钱新来的要求去做,一方面又不想最后真的害了黄江华。

“走了,进去看看,又不是进去就买,反正咱们现在是在逛街,进去也是逛不是。”陈江华笑道。

陈江华说完拉着林思语就进去,他不知道的是,当他进去售楼部的那一刻,后面有人立刻拿出打了出去,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到了钱新来耳里。

安化县人民医院
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
长沙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江门治疗白癜风医院
芜湖治疗宫颈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