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神行大帝 第四百二十一章 终极决战(大结局下)

2020-01-16 21:4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行大帝 第四百二十一章 终极决战(大结局下)

天道剑卷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电射而出,须臾间洞穿了强弩之末的东皇太一大帝。

“本帝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东皇太一大帝嘶吼着将残余的生命力量轰然引爆。

滔天的威能碎裂虚空,远处正在不断融合重叠的混沌世界虚影都为之一震,短暂的停了下来。

“去死!”天道森冷的声音在爆炸中清晰的传来,没等众大帝反应过来,流光似的剑芒接二连三的洞穿了轩辕大帝、神农等大帝的眉心。

在攻到唐雅之时,剑光却被净水瓶崩碎,他眉头微微一皱,根本不给他们自爆的机会,抽身而退,冷笑着望着生命急速消退的众大帝。

“谋划了无数载,就这样失败了么?我不甘心”神农大帝喃喃着,他的视线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忽的,即将闭合的双眼看到了一个闪耀着绚烂色彩的神座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身前。

当看清神座中的身影,神农大帝豁然睁大了双眼,无尽的喜悦涌上了心头!

“我说,一切即将消散、已经消散的上古秘宝之主,都将被救赎!”钟天淡然的声音响起,背后的十四只羽翼微微拍动,绚烂的光芒撕破无尽的黑暗,化作十道璀璨的光柱从天而降。

阵阵神圣的音律中,无数带着洁白羽翼的翼族在神农大帝、伏羲等大帝身边飞舞,他们受到的创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神魂圣躯完全自爆的东皇太一大帝,也被无数绚烂多彩的符文锁链,从虚无中拽了出来,在钟天神力不停的灌输之下,构建出一副更为坚实的身躯。

钟天的出现,宛若给诸大帝打了一剂强心剂,喜悦之余,爆发了滔天的斗志!

十大上古秘宝光辉闪耀,紧随着他们的身影向天道围攻过去,

“你没死?天剑阵!”天道眼中寒芒一闪。手中天道剑撕裂虚空,虚无的半空中突兀浮现出数以万计的天道法则之剑,编织成一张巨大的剑向正中央的钟天及众大帝绞杀过去。

“本源飓风!”

钟天怡然不惧,背后十四只羽翼急速拍动。身躯如同陀螺般急速旋转,本源之力化作一个百万丈高的飓风,横扫苍穹。

所过之处天道剑被迸飞,剑阵被摧毁,硬生生从天剑阵撕裂了一个口子。带着唐雅等大帝从围困中脱身。

“本源灭世!”钟天背后羽翼猛地一拍,精纯的本源之力在身前急速汇聚,融合成一道绚烂多彩的光柱,轰鸣着向天道轰去。

“雕虫小技!我乃世界之天道,我之意志代表一切,一切妄图伤害我的,必将受到力量之反噬!”天道冷笑连连,身上毁灭本源之力、黑暗之力骤然爆发。

整个恒河沙世界在天道声音落下的瞬间,空间嗡鸣震颤,钟天的攻击还未到近前。竟然诡异的消失在空气中,下一刻本源灭世攻击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的背脊!

轰!

宛若千万吨核弹爆裂的恐怖爆炸,撕裂了虚空,恐怖的吞噬力,将附近十多万公里范围内的一切都卷了进去。

“不好!”众大帝勃然变色,想要救援已经来不及了。

天道得意的大笑着,唰的传送回两个正在融合的世界虚影旁,眼中露着疯狂的神色,正待将它们强行融合在一起,然而就在此刻。巨大的漩涡之中,一抹绚烂的色彩穿破重重阻碍,逆向飞了出来!

众人定睛望去,只见钟天略显狼狈。身后十四只羽翼宛若破烂的扇子,沾染着触目惊心的血渍。

“哈哈,就知道小天不会死的如此早!”伏昊松了口气,哈哈大笑道。

天道略感意外的笑了笑,“你小子到时皮糙肉厚,不过那又能如何。在这片天地间,我就是主宰,任何攻击都无法靠近我,伤害我!”

“本源神格奥义,踏空神行!”

钟天眼中精芒一闪,脚踏虚空背后羽翼连拍,速度超越了光,超越了世界的极限,挣脱了恒河沙世界的一切束缚,彻底消失了踪影。

前所未有的危机在天道心头萌生,几乎是下意识的护着两个虚影后退,可还是慢了!

一只硕大的拳头从虚空中毫无征兆的显露出来,狠狠的轰在天道的脸颊,将他轰的闷哼一声,向后飞跌过去。

“该死!天意牢笼,天意沼泽!”天道眼神阴冷,怒声喝道。

虚空中天意汇聚,以恒河沙世界精纯世界本源之力,汇聚巨大的囚笼,将钟天困在中央,无尽的虚空也化作了幅员千万里的沼泽。

沼泽散发着恐怖的吸力,将钟天和上方的上古十大帝向下方撕扯,转瞬就吞噬了众人大半个身躯。

危急时刻,钟天眼中寒芒一闪,体内光明、黑暗、混沌三大信仰之力轰鸣着爆发,一个充斥着浩荡神威的声音响彻天地,“我说,一切之束缚、阻拦,都无法阻碍我前行的脚步!”

钟天言出法随,三个信仰阵营的神力符文闪耀,浩荡的神威横扫四周,神座在钟天脚下幻化成一个吞吐光芒的圆盘,带着他穿破牢笼阻碍,直奔天道而去。

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没有璀璨绚丽的光芒,钟天凭借着惊人的速度穿梭空域,在不断转换的时间位面发动了超时间、超空间的攻击。

眨眼间,钟天攻出了整整三万三千剑,天道再次显露身形之时,已是狼狈不堪。

天道抹了抹嘴角的血渍,森冷的道:“当年你就是凭借速度逃过一劫,以为今生故技重施会有用么?”

隐约有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钟天下意识的向四周望去,不由勃然变色!

在他急速猛攻之际,天道已经将毁灭崩塌世界之力调拨,幻化出一百零八道威能堪比神帝境的毁灭侍神。

“速度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极限,确实可以逃过天道的束缚,可是在神国之中,你能逃过众神帝意志和法则?毁灭神国降临!”

天道森冷的断喝声,一百零八尊毁灭神帝齐声咆哮,硕大的牢笼从天而降。将天道、钟天和唐雅等人全部装了进去。

一百零八个神帝神国重叠产生的威压,即便至高神神帝钟天、唐雅,也只能勉强维持站立,其余上古九大帝直接被压的跌坐在地上。身躯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裂痕,似乎随时都会被挤压的崩溃一般。

另一侧被一百零八道神国之力加持的天道,噙着森冷的笑意,踏步而来,手中天道剑随意一挥。最外围的东皇太一大帝,陨!

天道剑再挥,轩辕大帝陨!

伏羲大帝,陨!

这一幕幕看得钟天目眦欲裂,迈动沉重的步伐,试图阻止天道,却被天道直接一剑劈飞出去,胸口一道半尺多深的伤口触目惊心。

“玄女,当年若没有你阻碍,此刻我早已构建了永恒神国。永恒的纪元,现在,去死吧!”天道语气森冷,手中天道剑直奔她胸口而去。

“不!”钟天嘶吼着燃烧神魂,勉强挣脱了神威的镇压,冲到唐雅身前,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在了她的前面。

噗!

沉闷的声音中,天道剑贯穿了钟天的胸膛,连带着将他身后的唐雅一同刺穿!

“你们这对同命鸳鸯去死吧!”天道唰的抽出长剑,将毁灭的力量催发到极致。带起万丈光芒,狠狠的劈了下去。

“我死不足惜,决不能让你伤害到我的爱人!前世不行,今生也不行!”钟天怒声咆哮。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唐雅推了出去。

强烈的意志力轰然嗡鸣,诸多信徒感受到神主的焦急,不惜一切的将自己的信仰之力奉献出来。

东皇空间内,宁彩依、拓跋颖儿、司徒清雪、宁婧、詹天玑、东阳公主、圣婉玉等佳人望着光幕里显现的一幕,一个个心急如焚。

“夫君,就算我死。也不能让你受伤害,一直以来都是你保护我,今天就让我来保护你!”圣婉玉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带着对钟天无尽的爱,悍然献祭,燃烧了自己的神魂身躯,将转化的力量注入虚空之中。

“夫君,颖儿来世还要做你的妻子!”拓跋颖儿轻轻的呢喃着,紧随着燃烧了神魂,和圣婉玉献祭的力量融于一处,突破虚空。

“夫君”

一个个带着对爱人无尽爱恋的佳人,燃烧了神魂,舍弃了自己的一切,化作庞大的力量破碎虚空,向钟天汇聚。

在钟天意志力攀升到顶点之际,圣贝尔加山脉义军、上古诸大帝部族、卧龙大陆天一门诸多存在都心有所感,这些被钟天救助过的存在,个个眼中露着决然,熔炼出共同的心声!

“漫长的岁月中,世间的尔虞我诈,教会了我们市侩,教会了我们勾心斗角,是您用自己的胸襟和气魄,教会了我们担当、和守护,今日吾等愿燃烧神魂,助大帝一臂之力!”

无声的呐喊中,众生燃烧神魂产生的力量撕裂虚空,从四面八方汇聚在钟天神格之中,感受到身边亲人朋友临死前心意,钟天的双眼变得血红,嘶吼着轰出了铁拳!

咔嚓!

斩杀无数生灵的天道剑,断!

灭杀了两个混沌世界的天道,胸膛被铁拳贯穿!

“这拳是为了上古大帝的!”钟天咆哮着追了上去,一拳轰碎了天道的手臂。

“这拳是为了彩依她们的!”铁拳轰然打碎了天道半边的头颅。

“这拳是被你屠戮众生的!”

钟天状若魔神,铁拳如流星般轰击,眨眼间天道被打的身躯碎裂,变成一滩肉泥!

“夫君,快退回来!”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强烈危机感涌上心头,唐雅目光忽的落在那几乎完全融合的两个混沌世界虚影,勃然变色,不惜燃烧了自己的生命,用最后的力量卷带着钟天向后退去。

几乎在同时,雷鸣般的声音响彻天带,两个混沌世界完全重合在一起,肉身损毁的天道狂笑着冲入叠加的虚影中,狂笑道:“愤怒和仇恨,乃是产生毁灭的源泉,多谢夸父大帝助我一臂之力。作为答谢,我会好好帮你照顾玄女,和她共同创造永恒新纪元的后代!”

说着,天道虚影手指微弹。唐雅正在急速消散的生命力为之一顿,紧接着被强大的力量禁锢着飞向了重叠混沌世界虚影之中。

虚影中天道的身躯再次显露出来,此刻散发着的威压超越了神帝,开始向更高的层次不断攀升,身躯散发出的神光。贪婪的吸纳着混沌虚影里的两大世界本源之力。

崩碎的天道剑化作无数道剑芒,向钟天攒刺而去!

此招足可以崩裂混沌纪元,摧毁世间一切!

眼见心上人身陨在即,唐雅满是焦急的美眸之中,忽的被睿智深邃所取代,轻声道:“背负宿命的传承,跨越无数纪元的第二混沌世界之主身陨在即,该是您出手的时机了!”

声音未落,天道眼中忽的闪过一丝惊骇欲绝的神色,攻向钟天的无数剑芒竟然在半空中陡然一滞。转瞬化作点点星芒消散在天地间。

钟天感到身上的威压突兀的消失,虽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但第一时间冲到了天道近前,一把将唐雅拽了回来,手中长剑直刺他的胸膛。

噗!

出乎钟天的预料,长剑竟然毫不费力的贯穿了天道的胸膛!

在钟天万分惊诧之际,一个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夫乃是第一混沌世界天道本尊,承蒙玄女大帝撼动贼子之神魂,方才寻得一丝契机破印而出。他现在已经被我暂时控制住无法行动,是开始计划的时机了!”

“时机?”钟天剑眉一挑。

唐雅柔声道:“天哥,快用刺穿他额间的神格,崩毁两个混沌世界的融合。强大的破坏力会彻底的杀死他!”

钟天闻言没有任何犹豫,背后十四只绚烂多彩的羽翼急速拍动,身形如电冲到天道身前,忽的一股极为恐怖的毁灭气息升腾而起,天道扭曲狰狞的脸豁然抬了起来,一只手掌呼啸着直奔钟天胸口轰来。

电光火石之间。钟天身形急速侧转,可还是晚了,一双铁拳轰然砸烂了他的右臂,轩辕剑无力的掉落虚空。

天道先前森寒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个玄女,竟然连这点点的机会都会被你算到,可这又能如何”

话音未落,天道仿佛疯了一般猛捶自己的头颅,野兽般的嘶吼中,慈祥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出来,“玄女,老夫正被完全吞噬,坚持不了多久,快杀了他”

“哈哈,老东西我吞噬封印你近半个混沌纪元,你和玄女那点算计,难道我会不知道?”天道不屑的冷笑声响了起来,脸上的狰狞和痛苦眨眼间消失不见,豁然直起身来。

“不好!”唐雅勃然变色,云袖缠住钟天的身躯,向后飞退。

上古灭帝之战,唐雅看到了未来的一丝光明,布下惊天大局,延续十大帝传承,让心上人夸父不停地奔跑,穿越时间空间的界限,挣脱天道魔爪,为后世决战做出铺垫!

为了这终极之战的胜利,唐雅甚至不惜自爆神躯,重创吞噬天道的黑暗至高神,在身陨落入无尽轮回的刹那,升华的神魂更是给了天道一道保护,传递了一个讯息。

否则在漫长的岁月中,黑暗至高神有无数的机会将天道彻底吞噬!

“万万没想到,谋划了无尽岁月,牺牲了无数的人,难道换回来的只是一场失败?”唐雅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在这刹那,唐雅心中升腾起一股决然,净水瓶宝器破体而出,在天道做出应对之前,燃烧了自己的一切,将天道死死地困住。

天道眼中寒光一闪,身上带着无尽永恒之力,毁灭之力的气息轰然喷发,一双铁拳擂鼓般捶打着净水瓶,轰鸣声中,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在瓶体上四下蔓延。

“天哥快跑!速度超越极限,逆向穿越时空,用信仰之路承载众人,寻找第三混沌世界的入口,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唐雅仅剩的神魂本源烙印飘落在钟天的额头,用尽最后的力气传讯道。

本源烙印毁灭的刹那,佳人柔弱的声音戛然而止,钟天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空了。至高神本源灵魂烙印的崩毁,就算传说中超越至高神的存在出现,也不一定能将她复活。

望向正在不断裂开的净水瓶,钟天眼中闪过一丝决然。随手将游荡在四周的上古十大秘宝尽数召唤回来,跟自己身上克隆的秘宝融合在一起。

就在钟天用自己灵魂生命为引,正待夹带十大上古秘宝重创天道之际,陨落前瞬间神魂无限升华,其威能超越了巅峰的至高神。踏入一片从未踏足的领域,神魂无限增大、思维极度的加速,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

未曾完全领悟的天一遁甲阵图,在这一刻被钟天彻底的领悟了!

天一遁甲阵玄奥异常,其中的亘古沧桑甚至超越无数混沌纪元,就如同上古十大秘宝一般,绝非九天玄女所创!

以上古十大秘宝为阵旗,以至高神之血,至高神之魂为献祭,天一遁甲阵将显露其无上真容-失却之阵!

以伏羲琴为核心。就能操纵万物之心;以神农鼎为核心,就能炼化至尊神药;以崆峒印为核心,就能永恒不灭;以昆仑镜为核心,就能穿越无尽时光;以女娲石为核心,就能重生天地万物!

“穿越无尽时光么?”

钟天心中灵光一闪,催动克隆净水瓶没入净水瓶本尊之中,耀眼的湛蓝光芒闪烁,将天道束缚的死死的。

与此同时,钟天神魂鲜血牵引十大上古大秘宝布下失却之阵,以昆仑镜为核心。无限增幅其威能,开启贯穿时光之门!

时光之门开启,神躯几乎溃散的钟天背后羽翼急速扇动,在踏入光门的刹那。一把将净水瓶抱在怀中!

失去了净水瓶支撑,钟天刚进入光门,失却之阵轰然坍塌,时光隧道也随之开始急速坍塌,一旦坍塌的时光隧道追上钟天,他将成为永恒迷失在时间长河中的旅者。

快!我要更快!我要超越极限的速度!

钟天心底呐喊着。背后羽翼带起阵阵绚烂的光幕,双脚连踏虚空,速度超越了风,超越了光,超越了无尽时空!

随着时间的不断倒流,隧道外浮现了一幕幕虚影,陨落的唐雅重新活了过来,燃烧神魂的众佳丽活了,诸多信徒和天一门的故人活了,陨落的上古十大帝活了,牺牲的祝融、共工和蚩尤等大帝活了!

甚至黑暗至高神被斩下的善念李骥,也复活了,不过他却诡异的消失在空气中,直接没入净水瓶之中,与天道融合在一处。

往事一幕幕的倒流,钟天眼中精芒四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一步千年,一瞬万载!

崩塌的时光隧道速度也随之飙升,如同追命凶魂般紧随钟天,这一刻,他仿佛回到了危机四伏的风云斗兽场,回到了那充满了无尽危机和乐趣的跑酷神庙,眼神熠熠,斗志冲天,不断加速,再加速!

璀璨的时光隧道前方,忽的露出一丝混沌鸿蒙之色,钟天深吸口气,聚集了全部的力量,猛然跨出了一大步,身形猛地蹿了出去。

轰!

时光隧道在钟天蹿出去的霎那,带着无尽的不甘心,轰鸣着整体崩塌。

无尽的混沌之中,并不是顾忌的,两道身影悬浮在不远处的混沌之中打的难舍难分,一位是须发皆白的慈祥老者,而另一边则是神情阴冷的黑暗至高神!

钟天讶然看向净水瓶,却发现囚困在其中的‘天道’已经彻底失去了踪影!

“混沌初开,怎可能会有生灵出现?难道你也是异混沌世界来客?”慈祥老者闪身后退,眼中浮现一丝凝重,眼前这个年轻人之强大,让他都有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

凶焰滔天的黑暗至高神也闪身飞退,沉声喝道:“你是谁,为何给我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

“黑暗噬天之日!”钟天心中闪过一丝明悟,正是此战恒河沙世界天道被黑暗至高神击溃夺舍,方才有了后世之危机!

十四只羽翼唰的张开,十四大本源信仰之力喷涌而出,黑暗至高神勃然变色,厉喝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同时有第二混沌世界神圣、黑暗、混沌等诸多本源之力?”

“我是谁并不重要,现在带着你熔炼永恒混沌世界的野望,去死吧!”钟天眼中寒光一闪,身形突兀的消失在虚空之中。

下一刻带着滔天怒火的铁拳已然轰在黑暗至高神的面颊之上!

如此恐怖的速度吓得慈祥老者一身冷汗。就算是他掌控者整个混沌世界,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吞天之前,黑暗至高神不过是单纯蕴含了魂灭和黑暗本源之力的存在,哪里是汇聚第二混沌世界十四大本源之力钟天的对手?

狂风暴雨般的轰击中。黑暗至高神神血飞溅,神躯崩毁,如此狂暴的一幕看的远处慈祥老者眼眉狂跳不已。

轰!

随着钟天铁拳亿万次的落下,黑暗至高神身躯彻底崩毁,神格碎裂。神魂变得无比虚弱覆灭在即!

不过他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不甘心的嘶吼道:“为什么要阻拦我,只差一点我就可以夺舍第一混沌世界天道,崩毁两大世界,熔炼本源成就永恒世界,让我倾慕之人不再经历纪元崩塌之苦,万物生灵不在饱受在永无休止混沌纪元转换之刻湮灭的命运?”

钟天神色复杂的看着黑暗至高神,沉声道:“或许你现在这么想,可是以后呢?在绝对强大的力量和漫长岁月中,你会变得越来越冷酷。越来越无情,你的善念会死,你倾慕的人会死,所有的一切都会灭亡!”

“不可能!”黑暗至高神状若疯癫的嘶吼着。

钟天轻叹口气,随手一挥,时光隧道中的一幕幕,悄然浮现在虚空之中,天道沉默了,黑暗至高神沉默了。

“夸父,原来最终还是你小子追到了玄女”黑暗至高神即将消散的神魂变得有些激动。

“可是得到了又能如何?不熔炼出永恒的混沌世界。不掌控这世界一切生灵信仰之力,最终一切终究会按照某些混蛋的意愿毁灭。”黑暗至高神神魂崩溃在即,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度。

“某些混蛋?”钟天眼眉一挑,沉声道。

“既然有第一混沌世界。第二混沌世界,为何不能有第三、第四,乃至更多的混沌世界?”

“创造了混沌世界的存在,为什么要不断崩塌混沌世界,为什么不让我们永恒,夸父。难道你想不通这里面的猫腻?相信我,就去完成我未完成的使命”

黑暗至高神带着无尽的遗憾,神魂溃散,彻底的消散在天地之间,余音如同炸雷响彻在钟天的心间。

“既然创造了混沌世界,为何又要不断的崩毁它们?既有一二,为何不能有三四,亦或者更多?”钟天陷入了深思之中。

慈祥老者轻叹着从额头摘下闪耀着混沌世界本源的神格,递给钟天道:“身为第一混沌世界之天道,历经了无数次混沌纪元的毁灭与再生,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答案,夸父大帝,帮我去找到它!”

钟天接过本源符文的刹那,体内第二混沌世界十四大本源之力轰然嗡鸣,急速汇聚在神格之中,两个神格照相辉映,散发出亿万丈的光芒,开始不受控制的向中间融合。

失去了混沌世界本源符文的慈祥老者,带着解脱的神色,淡笑着消散在天地之中

两个神格相碰的瞬间,恒河沙世界、第二混沌世界轰然嗡鸣,以恐怖的速度开始坍塌,再现无尽岁月之后的一幕,只不过毁灭它的人,从吞噬了天道的黑暗至高神,变成了试图阻止他的钟天!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钟天双目赤红,可是他却没有能力去阻止悲剧的上演。

就在他无尽悲伤之时,唐雅轻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了起来。

钟天豁然抬头望去,只见第二混沌世界入口方向,唐雅穿着淡蓝色的纱裙,跨越虚空而来。

“檀郎,无尽的混沌纪元,总有诞生之始,或许在时光隧道之中,我们可以找到两大混沌世界同步诞生之时,混沌初生天地间并无任何生灵,可以融合永恒混沌世界。”唐雅说着玉手一挥,净水瓶、轩辕剑等十大秘宝悄然浮现在虚空之中。

“好,就让我们携手,穿越那无尽时空,找寻构建永恒世界的契机,寻获混沌纪元毁灭之秘!”钟天抓着唐雅的玉手,兴奋的道。

唐雅娇羞的点点头,任由钟天牵着自己的手,一同跨入开启的时光之门,踏上了无尽的岁月之旅!

与爱人心手相牵,逆向穿越无尽时空,钟天二人见证了一个个混沌纪元的诞生和毁灭,却没找到两个世界同步诞生的结合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们的前方,终于出现了一片朦胧的混沌鸿蒙之光。

钟天二人迈出时光隧道,感受着周遭的气息,讶然发现,里面既有恒河沙世界的,还有第二混沌世界的,甚至还有无数个其他混沌世界的。

大鸿蒙混沌之中,两人默默的观察着,这些混沌鸿蒙气息自行的吸附,在漫长的岁月中形成了无数的混沌世界,有大有小。

某个大一些的混沌世界,感受到附近其他混沌世界要超过自己,就会飘荡过去,将之撞成虚无,而虚无中的混沌鸿蒙气息并没有消散,而是吸纳更小的存在,与之构建新的混沌世界。

“这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所在么?”唐雅目光复杂的扫过无尽的大混沌鸿蒙世界,感慨的道。

钟天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前世一个无厘头的理论。

世界由物质构成,物质由分子组成,分子又由原子,原子又由原子核和电子,原子核则是质子和中子,那么世界是最大,质子是最小么?

世界外会不会有更大的世界,质子里会不会有更小的世界?

这个问题或许是个永恒的谜题,前世无数科学家、哲学家答不出来,钟天也不认为自己有解答的本事。

想要知晓这个答案或许只有冲过一层层的界域和阻碍,探寻壁垒后面存在的无尽世界,当有一天突破所有的壁垒,或许就是答案的所在!

钟天收敛心神,轻笑道:“或许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但是我们却可以完成李骥那小子未尽的意志,用这个壁垒里的一切混沌鸿蒙之气构建一个永恒的世界,然后再慢慢去探寻问题的真相!”

“嗯~”

唐雅轻柔的点了点头,扑到他的怀里,热情如火的唇满含深情的印在他的唇上。

钟天错愕的神色中,唐娇俏脸绯红,柔情似水的道:“经历了前世今生,留下了诸多遗憾,或许我们现在有比创造永恒世界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呢”

(未完待续。)

上饶协和医院的电话
首大医院赵颖
滨州治男科医院
内蒙古牛皮癣医院排名
沈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