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仙命长生第一百五十八章天保

2020-01-24 21:32: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命长生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天保

朱砂自然没有疯,但是他却很狂。

他已经明显的感知道,凭借如今自己的承受力,是难以阻止这暴虐的天象攻击的。

这场悬殊的特殊“战斗,”自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是要失败的。

天赋过人如何?意志强大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自己还是渺小如斯,还是这般的垂垂无力。

既然如此,何不如来个痛快的,让自己在这场畅快淋漓的虐杀中死去。

月三公子和鸡冠眼见此场景,当即向着殷墨拜倒下去。

鸡冠向来不爱求人,此刻也是有些泣不成声向着殷墨道:“‘战圣’大人,还请您即刻出手,救下朱砂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殷墨面色平静,俨然不为所动,缓声道:“只怕青山依旧在,柴已不复生,我不能够违背自己的诺言。”

月三公子也是语气陡然冷厉不少道:“老师,我以兽帝之子的身份,命你即刻出手,救下小师父的命来,你就算不在乎所有人,也要看在秋师大人的面子。”

“秋师么?”殷墨微微愕然,却又很快恢复了过来,他思忖片刻,依旧坚缓有力的道:“即便秋师身在这里,也绝对不会出手,所以你们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

“怎么会?若是连命都没了,哪里还有晋阶一说?”月三公子声嘶力竭道。

“因为这是他的坚持,朱砂的坚持!”

殷墨冷然道:“即便你不喜欢,不认可,都无权去改变的坚持,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支持他,哪怕……”

他又将目光放回朱砂的身上,沉吟道:“哪怕是灰飞烟灭!”

……

“愚蠢!”

一个苍老的声音骤然传来!

朱砂身躯和咽喉内,都是连串的爆炸之声不绝于耳,各类巨大蚀骨的疼痛侵袭而至,他已经不能够言语,甚至不能够思考。

可这道熟悉的声音,还是令他身躯一颤,猛然间恢复了几分清明。

我终于是要死去了么?在这个时候,居然听到了魈的声音。

“愚蠢!”声音再度传来,却又微小了许多。

不,不对,这确实是魈的声音,而且是自识海内传出来的,朱砂本已散光的眼睛,登时亮起一丝清明。

“魈,是你么?难道你醒了?”

那声音兀自叹息一声道:“为什么你总是那么让人不省心,本来已经有所好转,却又要因为你的莽撞,要再次陷入昏睡中。”

果然是魈!朱砂又惊又喜,可他如今已经意识模糊,身躯更是随时爆裂而开,所能够给出的反应,也只有眼角处有些湿润起来。

“对不起,魈,我令你失望了,如今的连续晋阶,已经超越了我能承受的底线……”识海中的朱砂已经有些说不下去。

“你是个不会放弃的好孩子,这一点值得骄傲,不过,不放弃和愚蠢,有时却是一线之隔。”

魈的声音又渐渐低弱不少道:“这连续晋阶在当年你父亲的身上,也曾发生过,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不过他可没有你这么傻,也没有你这么笨!”

我的父亲?朱砂心内一缩。

“孩子,眼下留给你我的时间都不多了,可咱们还没有失去最后的希望,让我来告诉你罢!”

魈的声音已经低不可闻,显然也已经到极限道:“晋阶入修灵期,同寻常晋阶不同,所谓形碎而神不碎,所有的体表外象,都是虚妄不可知,而真正的区别,则是来自于你的心中!”

“心中?这是什么意思?”朱砂有些疑惑的道。

“身躯血肉,乃至骨髓脏腑,所有的维系,全然都在心中。”

魈有些略略苦笑道:“所以只要护住心脉之处,即便是形神俱碎,也可回天有术、断骨再生。”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也并非那么容易,所幸在你的体内,还有着我的天保九如生命命格,有了它的护持,谁笑到最后,只怕还很难说呢……”

魈的声音说到这里,已经彻底消弭不闻,而朱砂将这些话语听在耳内,却如醍醐灌顶一般,立刻恍然明白了过来。

“好,既然如此,就来做最后决战吧!”

他仰头望天,血迹斑斑的嘴角掀起一抹冷酷的笑容,旋即闭上双眼,直接盘膝坐下,如同一尊浮雕般纹丝不动,任凭身上爆炸不停,绚光四射!

“轰!”

一滴“雨”点,直接在其面目的正中爆裂而开,随着血肉四下迸溅,他那俊秀的脸庞已然成为一团血浆淋漓,甚至露出森森白骨!

“啊!”

外围人群中唯一的女性,也就是白灵静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惧,直接惨叫出声来!

……

鸡冠目眦欲裂望住眼前一幕,在他心内似乎感觉到一种深深的绝望,自己这位朱砂大哥,显然承受不住连续晋阶的天象攻击,眼见就要命丧黄泉。

朱砂对于他来说,早已经意义不同。

在他心里深处,朱砂已经代替了蜿蜒龙蛇,成为最珍视兄长一般的存在,又怎么能够眼见他遭受这般下场。

他再也按捺不住心内的激愤,直接站身而起,向着朱砂所在的位置直接飞掠而去,显然要出手帮助朱砂抵挡这天象雷“雨。”

可就在他几乎要冲到朱砂旁边时,却被面色肃然的殷墨直接阻挡住,后者眉头紧蹙道:“你要做什么?”

“难道不够明显么?我要救他!”

鸡冠目光凌厉,竟选择无权无视眼前的“战圣”,有些声嘶力竭道:“你难道看不出来,他快要死了?我们要眼睁睁看着他死去?”

殷墨也是有些无语凝噎,其实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情也是极为矛盾。

若然任由这天象攻击不停,朱砂的性命只怕不保。但若是即刻出手救助朱砂,那么后者极为可能丧失晋阶的可能,同样后果不堪承受。

鸡冠心系朱砂的安危,眼见殷墨也在沉吟不语,当下有些急不可耐道:

“我身为朱砂的兄弟,即便他这次晋阶不成,也万不能够丧命在此,他若是将来醒转有所怪罪,到时就由我一肩承担。”

他话语落地,就要前行出手,可恰就在这时,忽然有一支手臂搭上他的肩膀,同时一道极为冷峻的话语传来道:

“小兄弟,少安毋躁,依我看来,如今的朱砂,只怕已经不需要咱们任何人出手相帮了!”

山东电力中心医院怎么样
托克托县医院
兰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温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上海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