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众神的王座第五章起始三

2020-01-22 23:1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神的王座 第五章 起始 三

世界那么大,我们一生中结识的人又有多少呢?更别説那种从xiǎo一起长大的朋友了,不管怎样,都不能抹去那些记忆,那些孤独时的陪伴,伤心时的安慰,快乐时的分享等等。那个人早已在十多年的相处中,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就算撇开这层关系不去谈它,看做是一个陌生人,在这样的时刻求助,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人类的伟大,在于每一个人都有自我的意识,看着和自己一样的生命殒去,而自己只有在一旁看着,説自己爱莫能助,就不怕某一天自己同样在期望别人的救助时,别人也同样説出爱莫能助四个字吗?

荆亦是做不到的,就算是借口,他也需要一个。奔跑,奔跑,剧烈跳动的心脏,内心深处的恐惧,以及一股难以形容的悲伤,这些都在告诉着他停下,但是他不想放弃。因为这不是早已知道结果的奋斗,未来还在等着他,就看他现在如何去选择,要是他离开了的话,那么就永远不会再有然后了。

他的确害怕未知,但是,一个曾经存在的人变为他人的记忆,变为历史上的一个名字或是一段介绍,这些会成为缠绕他一辈子的阴霾。

现在的荆亦觉得时间是那么的缓慢,而他自己也是那么的慢,他渴望着,渴望能更快,更快。但是他那平常日均锻炼时间还不足一xiǎo时的体质,明明白白的在对他説,他已经处于极限状态的现状。

虽然他不知道张静那边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但他觉得一分钟已经太长了。只不过看着虚拟地图上标示的直线距离还有两公里,他就突然觉得,这个城市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大。这时,他突然听到了轮式机车碾过废墟碎片的声音。

张强是一名特战队员,他在几天前就接到了二级戒备的命令,今天又接到了紧急出动的命令,由于在接到戒备命令的那天就做好了出动的准备,所以很快就出动了,但他对眼下的命令还是感到矛盾,不明白到底去干什么。就在他还在纠结时,车载系统的空袭警示就响了起来,接着他就看到了一颗火球从天空中,急速向着眼前的4级教育区坠去。

“发现类三千吨级核武器能量波,现在启动抗冲击模式。”随着车载智能的声音,几条固定带从车座后支出,将张强牢牢地固定在了座位上,然后身下明显传来了固定器打进地低的感觉,然后身子向下一空,装甲车的轮胎缩了进去,整辆车就像是一块钉在地上的铁块。

张强还没来得及多想,一股所谓类三千吨级核武器的冲击波就重重的打在了装甲车上,能量护盾的指数直接暴跌归零,而他也感受到了人生中第一次这种程度的冲击,不过幸运的是,整个过程也就几秒钟。

还真是可怕,但到底是什么呢?张强一开始还以为是核弹,但是车载系统却显示并没有检测到任何放射性元素,以及核电磁脉冲波,这也就説明,不是核武器。毕竟有没有放射性的核武,但是电磁脉冲波的产生却是不可避免的。

没有找到答案的张强也没有深究这个问题,执行救人命令的他打开了生命探测系统。一路上,人们因为安全装置的缘故,大部分都是有惊无险,那些受伤的人也在周围的人的帮助下,向就近的避难所前进,而一些埋在在废墟下的人,他只能在虚拟地图上标上需要救援的符号,然后上传到救灾部门的云端处理器(云端相当与现在的因特),等待后续部队的到来,毕竟没有救援器材的他,也不敢胡乱去翻动废墟,万一塌了,岂不就是好心做了坏事。

等等,那是什么情况?原本正因还有很多人无法得到救助而愧疚的张强,看见生命探测器上有一个生命活动反应处于亢奋状态的图标,正在向火球坠落处前进,于是便将装甲车向那个方向急速驶去。

“你不要命了!”黑色涂装的装甲车在荆亦身前急刹住,dǐng盖打开后,一个穿着黑色特种作战服的男子从里面一边钻出来,一边对荆亦大声喊道。

“那里有我的一个朋友给我发了求救信号,我要去找她,你能帮我吗?”荆亦看着车上露出上半身的年轻士兵,内心的疑惑更重了。才刚刚发生了未知的冲击,军人就到了,而且没有带救援工具,这只能説明他们在这件事发生前就待命了,而事情发生前一两分钟的时候,就可能在赶来的路上了。

“不行!我是张强少尉,所属中华陆军第七特战集团军三七二师,前方为军事管制地区,请你前往就近的避难所等待救援。否则我将会使用强行手段。”

“我的电子客端并没有收到前方是军事管制区的警告,所以……”荆亦没有把话説完就突然冲了出去,开玩笑,荆亦的确没有收到前方是军事管制的警告,而是收到正处于军事管制区,请听从部队管理的通知。

看着荆亦突然冲了出去,张强愣了一下,然后将装甲车设为跟随模式,锁定了荆亦后就将自己紧急弹射了出去(采用拟鲸设计)。

“xiǎo子!你给我站住!”开玩笑,要是让一个稚气未脱的xiǎo子从自己这个特战队员眼皮底下跑了,自己还活不活了。当然,就以荆亦的体质,张强用了不到十秒就把他追上,然后放倒在了地上,接着从腰包里拿出了束缚绳,把他捆上了。

“你放开我!”荆亦在不停的挣扎着,但是用高强度纳米碳纤维制成的束缚绳,可不是那种普通人的挣扎就能挣开的,毕竟就算是张强自己也挣不开。

“你疯了,干嘛去那中心。”

“我没疯,只是那里有……”

“我知道有你朋友,但现在你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去了有用吗?马上军队就来了,你放心吧,把那个人的名字告诉我,我会……”

“你会什么?告诉我很遗憾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连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吧,还军队,説漏了吧,为什么不是救灾队而是军队呢?求你了,我不想遗憾一辈子,如果发生了什么,我自己会承担的。”荆亦説着説着,声音就变xiǎo了,最后完全安静了下来。

荆亦知道他有些无理取闹,但是他就是做不到,与其什么都不知道的担心,他还是宁愿选择去面对,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明明白白。

“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説完,就一把将荆亦抓起扔进了装甲车里,然后解开了束缚绳。张强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説,才能让他放弃,但是他説的的确没错,他也的确不知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希望自己这样做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命令里还有个神秘的高能反应。

“把位置给我在地图上标出来。”

“好了。”看着荆亦在在虚拟地图上标出了他要去的地方,张强在内心想到:就在撞击diǎn的旁边几百米的地方吗,还真是棘手啊。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荆亦。”

荆亦会来吗?张静很迷茫,这一切都太突然了,连安全器都没来的及闭合,就被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击飞了,不过还好的是,由于安全器的开口是背对那股冲击波的,所以她并没有受到直接的冲击。不过安全器由于没有闭合的原因,在撞击中她还是受了伤,而且安全器也在撞击中内部受损,使得应急物资箱打不开。感受着左腿腿骨错位的疼痛,正在慌乱中突然收到了荆亦的消息的她,仿佛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她甚至想过就向他发出了求救信号。

时间在流逝着,她觉得自己的左腿开始麻木,害怕,不能压抑的感到害怕。她从前就是这样,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容易寂寞的人,只是非常没有安全感,很容易就会害怕,有时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害怕,但现在她明白了,她害怕一个人面对世界,面对那些未来的迷茫,她害怕这种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的情况,不只是不知该去选择什么,就连如何去选择,有什么选择,她也不知道。

所以,他会来吗?

“张静!张静!”男人焦急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是文世凌的声音,原本温润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张静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他是不会来了。

“我在这儿!”夹杂呜咽的声音显得是那么柔弱。文世凌顺着声音赶去,看见了躺在安全器一旁的张静,破烂了的衣服,以及带着新生了血痂的伤口,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有种説不出的伤痛,伤痛自己为什么现在才赶到。

跪下,将她轻轻的用公主抱抱起:“没事了,现在我带你出去。”

“嗯。”

xiǎo心翼翼的,仿佛抱着一生最重要的宝物,文世凌一步一步的走向远方。

安徽皖北康复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在哪家医院可以治牛皮癣
黑龙江儿童癫痫病医院
长春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湛江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