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远离对旧爱恋恋不舍的男人一

2019-10-09 16:47: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远离对旧爱恋恋不舍的男人(一)

宇婷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工作分神,情绪明显低落,同事们看在眼里都不由得关切的问,宇婷,有心事呀,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帮你?小女孩样的宇婷却只是不置可否的笑笑说,呵呵,心事心事,是藏在心里的事,说出来就不是心事呢!所以嘛,谢谢各位,但是无可奉告。说完,顽皮地做了一个滑稽的鬼脸。大家笑起来,哦,真有心事呀,不会是看上那个帅小伙了吧!告诉我们,好歹也让我们知道是那个小伙要有艳福了?如果是这样,你应该高兴才是呀。咦,不会是情感上有什么不愉快吧?可是都没有见过你的男朋友呀。

大家说着,边开玩笑边猜测起来。宇婷就脸红红的说不出话来了,仿佛打出的谜语让对方不费吹灰之力就猜中了,宇婷有些哑口无言。其实生活在这样一个集体里,宇婷一直感到荣幸。大家都当她是新来的小妹妹,宠着她,惯着她,在工作从不为难她,宇婷不懂的向大家请教,人家都会热心地告诉她。而她听她的同学讲的不幸经历是工作中的明争暗斗,相互排挤,讲得是让人触目惊心。

宇婷一听完,就不由自主的说了声,谢天谢地,我真幸运。现在看来,大家不仅在工作中对她有所关照,连她的私事也乐意热心分担哦。

可是,私事终归是私事,不能随便说的。宇婷再小女孩也知道这点。况且,这回让她工作分神的私事可非同一般呢!她很快地爱上了一个人,很快地与他相恋,而那个他又很快地要离开她。

那天到公司上班,因为起得晚了怕是要迟到了,她提着早餐,在公司楼下,一看就看到电梯门开了。穿着高跟鞋的她就小跑起来,眼看电梯门马上就要合上。宇婷急了,一个箭步跨了过去。这一跨由于惯性,宇婷跨到了一个人的怀里,而早餐摔落在地,电梯门合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怕迟到,急了些。宇婷爬起来,慌忙道歉,同时发现电梯里只有他和自己。

我没事,我站得稳稳的。你摔着那里没?对方开口了。

宇婷抬起头来,看到了衣冠楚楚的他五官端正的脸。不经意地打量起对方来,这才发现,穿着高跟鞋的自己,往对方面前一站才够他下巴。哦,自己体检时赤脚量身高有162cm,现在穿着高跟鞋165 cm应该有吧,这家伙应该有180 cm,宇婷在心里估算着。忽然想起一句增高产品的广告词来“我不要再在你的鼻孔下呼吸。”可不是嘛,现在自己就在此君的鼻孔下呼吸呢!想到这,宇婷不由得笑出了声,仿佛忘记了自己刚才糟糕地摔了一跤。

看你摔跤了还笑,应该没事吧?没事就好。

没事没事,我就是看快到上班时间了,有点急。呵呵,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后面这句宇婷原本没想要说,可这个帅哥看起来,温文尔雅,又有风度。第一印象让人觉得是个不错的男子,就随口开了句玩笑。

果然,对方听完,明眸一亮,皓齿一启,说,美女呀,你还真是个有意思的美女。就双手奉上了他的名片,宇婷瞄了一眼,某某单位企法顾问。宇婷说,这个单位不是在那边么?对方说,是的,我是来这边找人办事的。宇婷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说到这里时,电梯门开了,宇婷顺手一指说,哦,我就是这家公司一个小小的文控员。说完,走出了电梯,说了再见。对方在后面说,有空联系我,名片上有我的联系方式。

宇婷坐在办公桌前,半天没有稳定神来。今天是因祸得福了吗?你看,摔了一跤,浪费了一顿早餐,却认识了一个帅哥。嗯,可能还是个才子呢!你想,做顾问的人,没才华成么?宇婷回过神来看那张名片,刘越,还有他的各种联系方式,,,,邮箱。宇婷很少上,但这会儿她有些闷不住了,心头像装了一只小兔一样在突突地跳着。把工作作了一些初步的处理,宇婷登录了.按照名片上的号码,宇婷进行了查找,一看名,就刘越两字,呵呵,还真是一个真实的男人,还用真名上啊!宇婷加他为好友,对方需要验证信息。宇婷想了想,想起今早的情形,发了一句“今天,你被我撞了一下腰。”然后,就去忙工作了。忙了一会,就过来看看,刘越有没有上线,看看他会怎么回自己的话。但直到下班,刘越都没有上线。

第二天,一进办公室,宇婷就在想,不知刘越上线没?他会怎么回我信息呢?打开一看,刘越果然给她回了不少信息。“晚上回家才有空上,今天白天太忙了。”“有意思的美女呀,你真的很有趣。”“今天下午三点,我有空,我很想和你聊聊,可以吗?”呵呵,这最后一句,是在向自己发出邀请么?算约会么?哈哈,当然不算,他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呢!宇婷这么想着,赶紧去忙工作了。把工作提早做好做完,才能挤出点时间来上呀。下午二点四十五的时候,宇婷就上线了,却是把自己隐身了,静观其变。三点,刘越的头像准时亮起,宇婷正琢磨着是否现身。刘越的信息发了过来“美女,来了么?”“美女,你叫什么名儿?我太希望你是有名的美女了?”“美女,现在工作忙吗?”“美女,你有男朋友吗?”最后一句可真是问得直接,宇婷现身了,回他信息“你来了啊!”看他一口气问了这么多,宇婷回答了他“我的名儿宇婷,现年22岁,刚刚参加工作,至今未婚,还没有男朋友。”然后又回他:“哎,我说。顾问顾问,别光顾着问呀!”刘越发过了一张大大的笑脸,还有一行字,那太好了。“好什么?什么太好了?为什么太好了?”宇婷发了过去,刘越却不接她的这个问题,刘越的信息过来了“本人刘越,早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现年28岁。至今未婚,主要是还没有女朋友。”接着又发过来一条“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宇婷说,啊,你对面还有女孩啊,你在那上啊。刘越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对面的女孩就是你啊,笨丫头。听到这个称呼,宇婷的脸不由自主的烧起来,丫头,她最喜欢这个称呼了。一声丫头,几多亲昵几多怜爱。曾经她想,假如她遇上了她的王子,她就要像丫头一样时刻陪伴、跟随着他。她才不理什么‘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呢!那一次,他们相谈甚欢,所以,当刘越提出再见面的时候,宇婷一口应允了。

深南大道华强北赛格广场。宇婷从立交桥走下来的时候,一扬眉就看到了在那里左顾右盼的刘越。刘越也看到了她,微笑着向她起来了。

让你久等了。宇婷说。

没关系,等你我愿意。

当然没关系,说好六点到,不是我迟到,而是你早到了。关我什么事?[1][2]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在国内怎么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在线答疑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同济大学附属天佑医院在线询问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