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鹤舞月明 第二一三章 生机勃勃

2019-12-08 15:54: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二一三章 生机勃勃

更新时间:2o12-o

第二一三章生机勃勃

“老祖辛苦了!恭喜凌邡!干。”

凤如山举杯一饮而尽,却是喝的茶。

“哈哈,干?你小子,浪费了我的好茶。”

凤南天精神不错,身体却愈见衰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谢三叔,我敬三叔!”

凤凌邡话不多,端起茶来,一口喝干。

对凤如山这个三叔,他久闻其酒鬼之名,只要不是喝酒,喝杯茶,他自然不怕。

人妖之战开始,人类各境之间的交通快捷了不少,以凤如山如今的身家,也不怎么在乎高飞船的票价,从天元派到凤家堡,他只用了不到七天。

回到凤家堡,他当然要先去看看凤南天,正巧凤凌邡也在凤家堡,听闻凤如山回来,赶快过来相见

按凤家辈分,凤如山是凤凌邡的叔叔,凤家总共不过2o多个筑基,大家结丹之前都很熟悉。虽然凤如山一走就是5o年,修士修仙,本就如此,三言两语之间,就不见了时光如水的唏嘘。

“老祖,我有好东西给你。”

三人谈了一阵,凤如山忍不住拿出了三颗翠绿色的灵果。

“长生果!哈哈,你在唐古冰原呆了那么久,才带回来三颗,怨不得雪菲老骂你小气。来,来,一人一颗,我尝尝,新鲜的长生果,在岐山境可买不到。”

凤南天一边开着玩笑,一边拿起一颗长生果。

凤如山的行踪,凤南天自然无比的关心。得知凤如山在唐古冰原,他才从典籍上看到长生果的大名,当然知道新鲜长生果的不易得,而在岐山境,新鲜的长生果,不是不易,是根本没有。

“老祖洪福齐天,説不准里面就有一颗长生圣果,老祖都剥开吧。”

凤如山摇摇头,不肯同意凤南天的提议。

凤凌邡自然没意见。

“哈,那感情好,真有一颗圣果,我又能替你们看几十年的家。嘿嘿,现在凤家是几千年来最兴旺的时候,説实话,我还真舍不得死。”

凤南天嘴里説着,心里却并不在乎,摸出一把普通的小刀,随手切开一枚长生果。

以长生圣果的罕见,他可不敢惦记。

“啪!”

凤南天手中的小刀掉在桌子上。

长生果翠绿色的表皮之内,露出鲜红的果肉,在小刀的切口处,凝聚出一滴滴红宝石般的果液,散出淡淡的清香,分外的诱人。

“圣果!”

凤南天大脑一片空白。

“恭喜老祖!恭喜老祖!老祖尝尝味道!”

凤如山毫不奇怪。

他的仙府之中,总共有16棵长生果树,几乎每年都有长生果成熟,没用多久,他和慕容雪菲就现,仙府中的长生圣果,出产率高得惊人,几乎每1o颗长生果中,就有一颗圣果,可惜保存不易。

按凤如山的意思,很想再去长生谷挖几棵长生树,却被慕容雪菲劝阻。

按慕容雪菲的説法,他们无心求取长生圣果,才有如此机缘,如果贪心不足,招了天怒,必然后患无穷。

凤如山尽自不以为然,却也知道天威难测。而且长生圣果虽好,却不能拿出来示人,亲近之人,每人得服一颗,已是喜出望外,多了也是无用,心疼了几天,终于熄了这个念头。

凤如山这次回来,仙府之中,还有6颗成熟的长生果,其中大有可能有一颗长生圣果。凤南天寿元将尽,自然优先。慕容雪菲也没什么意见。

连小红都吃了两颗长生圣果,别的人,不着急。

“如山,怎么回事?説老实话,你服过圣果没有?”

凤南天从震惊中醒来,抬头问凤如山。

“是老祖洪福齐天。”

“这枚圣果,还是给你,等你结婴之时,6o年,説不准有大用,我闻闻就够了。”

凤南天恋恋不舍得看了一眼桌子上散着诱人光泽的长生圣果,故作贪婪的伸长脖子,凑将上去,用鼻子吸进一丝香气。

凤南天自然舍不得6o年的寿元,但相比之下,凤如山,显然对凤家更关键。

“老祖,我和凌邡还年轻,现在凤家离不了老祖,老祖快diǎn尝尝。”

凤如山心中感动,摇摇头,却不愿多説。

“就是,三叔説得对,我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老祖,这是三叔的一片孝心感动了天地,才赐给我们凤家这枚仙果,老祖,别辜负了上天一番美意。”

凤凌邡结丹才2o年不到,对这枚长生圣果,根本没动什么心思。

“好。既然凌邡如此説,我就再为凤家,多活几十年。”

凤南天有意无意的看了凤如山一眼,再不客气,伸手拿起长生果,三口两口,吃个干干净净。

“嗯,味道不错!凌邡也尝一颗,就不要告诉家里其他人了。”

自从凤如山筑基,身上古怪之处甚多,凤南天虽然没有追根问底,多少也明白一diǎn。

“我知道,老祖放心。”

凤凌邡既能结丹,也是一diǎn就透之人。

剩下的两枚,就是普通的长生果。

三人不再提及此事,东拉西扯的又説了半天。

“如山,回家看看吧,别让小清等急了,我们説话,有的是时间。小清是个好丫头,替你看了5o年的家,也不容易。”

等凤凌邡把凤家堡这几十年的情况简单的説了一遍,看天色将晚,凤南天出声赶人。

“嗯,老祖歇着吧,我明天再过来。”

凤如山也不客气。

……

“侄儿拜见三叔!”

“奴婢叩见老爷!”

“小翀给爷爷磕头!”

……

远远的,凤如山就察知自己的洞府前站了一大群人,知道是王茹清和侄儿凤沛铭在等着自己,心里毫不奇怪,但真看到身前呼啦啦跪了一大群陌生人,嘴里乱七八糟的什么称呼都有,一时之间,还是不能习惯。

他总共有6个子侄身有灵根,但最后筑基了的,只有凤如虎的儿子凤沛铭,其他都止于炼气期,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凤沛铭只是筑基中期修为,现在已经15o多岁,看上去远比凤如山为老。

他从妖界回来时,凤沛铭正好外出游历,叔侄不得相见,算起来,他这个唯一健在的侄子,也快一百年没有见过了。

现在的凤沛铭,更像二哥凤如虎年老时的样子,和他记忆中那个意气风的青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至于孙子辈的,他更是一个也认不出来。

小清倒是认得出来,不过看上去也已经是一个3o多岁的妇人,不复再是当年娇俏的小丫头。

“都起来,都起来,快都起来,小清,帮我把这些礼物分一下,都站起来进去説话。”

凤如山心中唏嘘不止,却顾不得感叹,手忙脚乱的让大家起来。

虽然凤如山尽力让大家不要多礼,但凤慕白的直系后辈,大人小孩,将近百人,直闹哄了一刻钟之久,凤如山才进屋坐下。这还只是留在凤家堡的,如果连栗城的也算上,到底有多少人,凤如山还真不知道。

凤沛铭是凤家堡的一名长老,安排这场家宴,显然费了一番心血,迎接的人群虽众,最后真正和凤如山坐在一个桌上喝酒的,却只有1o人,其中就有三个筑基修士,其余的,也都在炼气8层以上。

凤如山在上手坐好,等众人坐下,端起酒杯刚欲説话,看见王茹清站在自己身后,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由心中一疼。

“沛铭,给小,给你,你,你三姨搬把椅子,就放在这儿。”

凤如山指了指自己的右手边上。

“是!恭喜三姨!侄儿给三叔三姨道喜!”

凤沛铭笑嘻嘻的搬过来一把椅子,放在凤如山的旁边,其余人也一片贺喜之声。

“老爷!”

王茹清勉强叫得一声,泪珠滚滚而下。

她名义上是凤如山的侍女,虽然这么多年,凤家堡都把她看成凤如山的小妾,也是凤如山的代言人,筑基之后,地位甚为尊崇。但毕竟没有凤如山的正式承认,真説起来,还是侍女,在家宴这种场合,只能站着倒酒,却不能坐下。

现在有了这张椅子,她就算正式成为凤如山的道侣,实际的影响不论,至少在很多场合,免了几许尴尬。

“坐吧,这些年,我不在家,辛苦你了!沛铭,替我敬你三姨一杯!嗯,每个人都替我敬一杯!”

只有两个人倒无所谓,当着这么多后辈,凤如山却不好给王茹清敬酒。

凤家堡规矩如此。

他倒无所谓,在凤家堡停不了几天,别人的看法,大可不必在乎,王茹清还要留在凤家堡,被人説一声“不懂礼数”,可不是好事。

而且,现在的凤家堡,也没人会对他説三道四,对王茹清,就不好説了。

凤如山是金丹真人,又不熟悉,虽是血亲,大家还是感到拘束。而王茹清和凤沛铭,隐隐是这一群人的领军人物,屋中众人,皆是其中的中坚,大家是熟的不能再熟了,现在有了这个借口,看凤如山的意思,也是让大家放开了热闹的意思,哪个不来凑趣,“三姨”、“三奶奶”、“三外婆”,乱七八糟的称呼之中,纷纷上来敬酒,而且没有一个是一杯,至少是三杯,敬完王茹清,当然要敬凤如山,一时间,屋子里闹哄哄的乱成一团,气氛煞是热烈。

凤如山是来者不拒,酒到杯干,极为和蔼可亲。

“如果爹、妈在天有灵,看到这一幕,该高兴坏了吧。”

凤如山其实知道,这些后辈一齐等他回来,未必是想从他这儿得到什么好处,借此表明身份、态度的成分更多。

他既然是凤家堡的金丹,大家借着共同后辈这个由头,结成一个小团伙,是自然而然的事,现在他这个“由头”回来,大家光明正大的聚会一次,对内对外,彰显存在,也可以理解。

对这种拉帮结派的举动,凤如山自己不喜,可也不会反对。帮众有帮,派中有派,在哪儿都免不了。只要不过分,也不完全是坏事。以凤家堡现在的阶段而言,内耗还不是大问题。

……

“小清,你修炼抓紧diǎn,等你筑基巅峰了,我想办法给你找一颗凝虚丹。”

“老爷,我什么也不要,老爷给我留个儿子吧,我想给老爷生个儿子。”

当晚,王茹清兴奋异常,索取无度。

大连治疗睾丸炎费用

拉萨牛皮癣医院

威海治疗早泄方法

金川公司职工医院

沾化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孩子消化不良小妙招
宝宝积食了吃什么药好
孩子消化不良会积食怎么办
宝宝最近不爱吃饭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