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调戏诸天 第二百一十章 暗中击杀

2019-10-12 22:29: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调戏诸天 第二百一十章 暗中击杀

“她说的都是真的吗?”秦昊没有抬头,话语轻轻,如同呓语一般。

姬九不知何时已经在屋内了,他没有隐匿自己的气息,秦昊自然能发现。

“是真是假重要吗?”姬九淡淡道。

“重要!”秦昊猛然扭头,发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姬九,想看到其神色的变化。

可是让他失望了,戴着青铜面具的那张脸上依旧无波无澜,透露出的眼神淡而平静。

“你一直都在骗我对吧?从一开始你就想利用我。”秦昊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嗯。”姬九没有否认。

秦昊露出苦笑,接着脸色迅速狰狞,“所以依依的死也是在你的谋划之中?”

“嗯。”姬九点点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女子,依旧清丽出尘,只是再也感受不到一丝生机。

“我要杀了你。”秦昊猛的咆哮起来,可是在他正要动作的下一瞬间,一股他无法反抗的力量从前方迎来,瞬间将他脖子扼住,提至半空。

“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传业恩师的?”姬九把秦昊提到自己跟前,看着那双因为仇恨和愤怒而发红的眼睛。

“你不配!”秦昊努力挣扎,然而丝毫无用,渐渐地他也就放弃了,面色灰败。

姬九似乎是笑了笑,“你以前可是很尊敬我的。”

秦昊恨恨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的真面目,你这道貌岸然的卑鄙之辈。”

“看在我俩认识这么久的份上,我给你点时间说遗言吧。”姬九露出惋惜的表情。

秦昊作用已经耗尽,留着他除了多一个敌人外再无任何好处,所以对姬九而言,如今的秦昊无非就是用来炼制下一个傀儡的材料罢了。

“遗言,呵,我倒是要感谢你的大恩大德了。”秦昊讥讽。

若是给他一个重来的机会,他一定会撕下这人伪善的面具,将其除之而后快。

“我其实还是有点舍不得杀你的,毕竟当初我第一次睁眼醒来,看见的就是你,这么一算,我俩还是挺有缘的。”姬九眯了眯眼睛,感觉到秦昊身上逐渐浓郁的怨气和不甘,准备下一剂猛药。

闻言秦昊瞬间愣住,半晌反应不过来,忽然他眼睛死死瞪大,“你是戒指里的前辈?”

“不可能,不可能的,前辈他为了救我早就死了……”他喃喃自语,眼神之中充斥迷茫不解。

姬九似乎是笑了笑,“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你眼睛看到的事情难道就是真的吗?”

秦昊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难以相信当初待他那么好的前辈会是眼前这个人。

“那……害得我家破人亡、被落霞宗追杀的人也是你?”秦昊好似瞬间联想到了所有事情,不禁目眦欲裂,牙齿咬出血来。

见姬九无所谓地点点头,他再也忍受不住了,一口鲜血直接喷出,心中悔恨莫及。

“爹娘、爷爷……孩儿不孝啊……”

秦昊眼泪长流。

姬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心中生不出丝毫波澜,甚至连怜悯也找不到,就好似看着路边的一块石头、一株野花。

“我恨啊我恨啊……呵呵……你难道就没有心吗?”秦昊嘶吼。

“心?我需要吗?”姬九摇头。

说罢,他一指点出,落于秦昊眉心。

哗一声!

秦昊真灵瞬间消散,眼神空洞无比。

“一身怨气已达到巅峰,炼制成一尊修罗足够了。”

姬九将其收入储物戒内,随即身影渐渐消失。

秦家府邸内大战依旧在继续,方圆几百里内都被波及,成为了废墟。

几位大能在空中交战,不断交手,刀气纵横,剑气激越,可怕威势浩瀚如狱,将整个天穹都照亮。

“每家都是三位大能,是恰巧维持着平衡还是有意如此?”姬九暗自皱眉,准备动手插上一脚。

如果这个平衡不被打破的话,两家很难出现严重的伤亡情况,不利于姬九继续谋划。

阿大身为傀儡,一身实力全倚仗于肉体,所以姬九也不怕它暴露气息被人发现。

就在这时空中秦家一位劫桥大能露出破绽,被对手瞬间抓住,一道恐怖灵术直接落于胸口,顿时大吐鲜血倒飞而下,将地面砸出深深大坑,烟尘四溅。

顾无忧目光一闪,“阿大,上!”

浑身漆黑和夜色融为一体的阿大瞬间冲入烟尘之中,刚被重伤还未反应过来的秦家大能眼睛瞪大,只见一道犹如铁水铸就的拳头在自己眼前放大,他试图抵抗,灵力却是被瞬间冲散。

下一刻拳头如山砸落,在他刚刚胸口处落下,狰狞的伤口顿时扩大,紧接着四分五裂,鲜血暴涌。

神色惊恐的元神想要逃脱,又是被阿大一拳砸下,当场消散。

随即阿大狰狞一笑,身影猛地暴退,趁着烟尘还未散尽,回到了姬九身边。

“死了一个,可惜还不够。”姬九紧盯秦家深处。

秦家众人这时也发现了不对劲,从空中被打入地下的大能老祖半天没反应,莫不是重伤难以动弹了?

“不好,老祖气息消散。老祖陨落了!”秦家一位长老身影落入坑中,瞬间呆愣住了,浑身发寒。

“什么?有老祖陨落了!”秦家其余人不敢置信,急忙抽身而退,前去查看,随即齐齐愣住,杀气滔天。

坑中那道四分五裂的尸体赫然提醒着他们,一位老祖已经身陨

悲痛的情绪瞬间感染了众人,朱家情绪高涨,攻势更猛。

“杀啊!今日灭了秦家,为少主报仇!”

空中秦家剩余的两位劫桥大能互相对视一眼,露出慎重和悲痛来。

他们万万没想到,今夜竟然出现如此惨重的伤亡,大能陨落,这可是足以轰动中央天域的大事。

“老四,实力渐涨啊。”朱家一位大能看了身旁的大能一眼,秦家大能正是被其杀死的。

该大能心中有些困惑,他感觉自己刚刚那一击最多只能重伤对方,若是杀死的话,还差得远。

不过他也只能归咎于对方旧疾复发或者实力太弱了。

“受死吧你们。”随即朱家三位大能一起出手,包围秦家剩余两位大能,准备一举拿下。

揭阳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铜川妇科医院
本溪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揭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铜川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