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青岛公检法多名涉聂磊案落马官员名单公布编制

2020-11-17 18:09: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岛公检法多名涉聂磊案落马官员名单公布

▲2000年6月23日,通缉聂磊的B级通缉令。资料图

青岛“新艺城夜总会”的招牌仍在,却已大门紧闭暗淡无光,繁荣盛景早已远去。

青岛警方涉聂磊案落马人员名单(部分)

姓名       落马前职务

于国铭  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

冯越欣  青岛市李沧区公安分局局长

陈鹏    青岛市公安局团委书记

王晓青  青岛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

葛强    青岛市市北区治安大队大队长

辛克水  青岛市市南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王晓青或许没想到自己的名字有一天会出现在省检察院的工作报告上,而且还是以反面典型的形式。

在今年的山东省检察院工作报告上,国家森检察长直接点了王晓青的名字:青岛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大队原副大队长王晓青徇私舞弊,为两名上通缉犯提供通讯工具、转移住所,并为其驾车冲撞拦截追捕的警车,企图使他们逃避法律制裁。

早报经多方证实,报告中的“两名上通缉犯”之一即为青岛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聂磊,而王晓青则是青岛警方内部人士眼中“聂磊一手扶起来”的人。

王晓青曾率队前往四川汶川大地震灾区救援,并发表过“以后对生活的要求不要太高,活着就好”的感言。  

2010年9月,根据公安部、山东省公安厅有关部署,青岛警方摧毁了以聂磊为首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聂磊及130余名成员先后归案。该案也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青岛最大的涉黑案。

经过初步侦查,青岛警方称,聂磊团伙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组织卖淫、贩毒、开设赌场等多项犯罪,但“故意杀人”、“贩毒”等罪名最终并未写入青岛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

今年4月中旬,青岛市检察院将聂磊案首批27名被告人起诉至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批起诉的被告人有27名,罪名涉及十几项,7月份又补充起诉了3名被告。

聂磊案历经今年5月、8月的两次通知开庭又突然延期,至今迟迟尚未开庭。经早报证实,聂磊案延期开庭原因与青岛公检法系统的多名官员落马有关。9月29日,青岛市市北区公安分局局长于国铭、李沧区公安分局局长冯越欣的落马则是近期阶段性的“收”行动。

“聂磊案和落马官员案原来都是青岛方面负责侦查,目前已经移交给了山东省检察院,青岛方面已经回避了,等于是由山东省检察院在进行重新侦查,所以延期开庭是必然的了。”一位熟悉该案的内部人士表示,不排除该轮侦查结束后,聂磊等人被重新起诉的可能性。

青岛,又一次处在了“红”与“黑”交织的时刻,青岛警界重新洗牌已成必然,而全部事实与关系的厘清,或许还有待时日。

早报 陈良飞 发自青岛

“背运”青年

两次抢劫罪、一次劳教,基本耗去了聂磊整个的青春期,其间的多名“狱友”后来成为了聂磊的左膀右臂。

44岁的青岛人聂磊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时候一直走“背运”。

两次抢劫罪、一次劳教,基本上耗去了他整个的青春期。1983年9月,还在他刚满16岁的当口,聂磊就因抢劫罪被判6年徒刑,两年之后的1985年,这一刑罚被改判为6个月拘役。

然而1986年,聂磊被释一年时间不到,他又因殴斗被劳动教养三年。1992年8月,聂磊因抢劫罪再一次获刑6年,那一年他25岁。这一次,他也没坐满6年,最迟在3年之后就出狱了。

这样的人生经历可以称之为“背运”,然而,“背运”的时候也有收获,在服刑或劳动教养中认识的多名“狱友”后来成为了聂磊的左膀右臂,帮他冲锋陷阵,也同样成了聂磊涉嫌黑社会组织犯罪的骨干。

1995年以来,聂磊主要以狱友、邻居、亲属三类人打造了自己的班底,成立了多家房地产公司并开办了多家游戏厅、娱乐城等游戏场所,获利颇丰。

1995年之后的聂磊似乎走完了“霉运”。在之后的15年间,他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而恰恰在这15年间,他带领自己的兄弟们扩张势力范围、建立自己的权威,用明确的纪律约束其组织成员,并对外以“聂磊公司”统称。

此前的媒体报道称,2000年,原山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兼青岛市公安局长万国忠的落马也与聂磊有关。青岛警方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早报,万国忠的落马和聂磊关系不大,“那时候聂磊才刚刚起步,根本接不上万这条线”。

最早不会超过2000年,又有一批骨干加入了“聂磊公司”,在聂磊的领导下,“聂磊公司”才开始逐步向赌博业和色情业延伸,扩张势力范围,“组织内部层级更加清晰组织数百人到赌场或视频直播参赌、分工更为明确”。“新艺城夜总会”即在这一时期设立。

蓬勃发展的房地产开发这一块产业也没有放弃,聂磊成立的全濠实业有限公司继续开发、购置多处房产、土地。

从2000到2010年6月,聂磊也迎来了其人生最“辉煌”的十年,“称霸一方,在青岛市部分区域和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和重大影响”。

聂磊“讲义气”的性格也在起诉书中作为“黑社会组织”笼络人心强化控制的手段被提及:在攫取大量财富的基础上,聂磊及其黑社会性质组织给组织中的领导者、积极参加者购买高档车辆、分给赌场股份,向组织成员发放工资,为组织成员提供住房、通讯工具。

不过,这一切在2010年3月37日凌晨之后不久就彻底消失了。

“颐中”一夜

2010年3月27日的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夜总会暴力事件,坚定了高层打击聂磊涉嫌黑社会犯罪组织的决心。

颐中酒店的那一夜可谓聂磊人生的“滑铁卢”。

同在香港中路、位于“新艺城夜总会”斜对面的青岛颐中皇冠假日酒店,是青岛市知名的涉外五星级酒店,青岛市政府的很多接待活动均在此进行。

2010年3月27日至28日,由国际泳联举办的“李宁杯国际跳水系列赛”在青岛举行,前来参加比赛的国内外运动员,均被安排入住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前一晚,也就是3月26日晚上,青岛市高层在该酒店宴请参赛运动员及来宾,但就在当晚,该酒店三层“雾之花夜总会”内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暴力事件。

两天之后,青岛当地媒体披露了这一事件:3月27日凌晨1时许,在香港中路颐中皇冠假日酒店三楼的夜总会内,服务经理孙先生正在门口巡视时,突然冲进来20多名拿着刀具的男子,得知孙先生是负责人后,接着就是一阵猛砍,孙先生身中8刀后昏迷不醒,其中右手食指和中指直接被砍断。在401医院,经过8个小时的手术,孙先生才逐渐苏醒过来。

这篇报道并未透露这一事件的主使者,对于被砍伤的原因,当事人孙先生也表示并不清楚。

不过,聂磊案起诉书中描述的事件经过则比当地媒体报道要复杂得多,聂磊在该起事件中的角色也耐人寻味。

起诉书称,3月27日零时许,一名高姓女子组织“新艺城夜总会”四名女青年到颐中酒店卖淫,与该酒店内“雾之花夜总会”保安因故发生争执并厮打。后“新艺城夜总会”总经理助理蔡某将此事告知李姓骨干,李指示蔡将此事汇报给聂磊或任姓骨干,蔡某联系不上聂磊,于是找到了任某。之后,任某纠集数十人,携带砍刀、棍棒等至颐中酒店大厅内,先对前来消费的客人进行殴打,又至三楼夜总会,持砍刀、棍棒等对夜总会工作人员进行殴打,并砸毁物品。

在起诉中,媒体报道中的“身中8刀后昏迷不醒”的孙先生经法医鉴定为轻伤,其余两人为轻微伤。

对于聂磊在这起事件中的角色,起诉书称:案发后,任某将此事汇报给聂磊,聂磊出资给任某等人,供其逃跑、藏匿,逃避公安机关侦查。起诉书的描述显示,颐中皇冠假日大酒店夜总会暴力事件发生时,聂磊并不知情。

一位内部人士就此向早报解释称,颐中打砸事件其实只是一个导火索,没有这一事件也会抓聂磊和其骨干,这一事件只不过坚定了高层打击聂磊涉嫌黑社会犯罪组织的决心。

当年6月23日,公安部发出B级通缉令,向全国通缉聂磊,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的有功单位或个人,给予人民币5万元奖励。9月1日,聂磊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而其部分骨干成员早在5月份就已经被抓捕。

“杰出”警官

据《新世纪周刊》消息,因聂磊涉黑案,青岛警方处级以上干部数十人已被抓,多达上百名普通民警涉案。

青岛律师刘世强(化名)对着书柜里面的两份起诉书轻轻叹了口气。

刘世强是聂磊案中的一名被告人律师,从去年8月起受其亲属的委托,为该被告人辩护。刘世强说,第一份起诉书是今年4月中旬收到的,被告人有聂磊和其当事人等27人,均为聂磊涉嫌黑社会犯罪组织的主要组成人员。7月的第二份起诉书又增加了3名被告。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曾经分别通知刘世强,在5月份和8月份会开庭审理聂磊案,不过,这两次开庭均遭延期。从8月份到现在,法院没再向刘世强透露任何开庭的信息。据刘世强了解,聂磊案延期审理的原因与青岛公检法尤其是青岛警方官员的落马有关,虽然在目前的案卷资料中看不到任何端倪。

青岛警方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早报,在于国铭、冯越欣落马之前,早在今年5月份,专案组已经开始对不少涉案警察采取措施了,涉及数个分局和市局刑警、治安、特警支队,不少人还是“破案能手”。“这些人有些和聂磊是铁哥们,有些就是聂磊一手扶持起来的。”该人士说,于国铭、冯越欣的落马可以视为一个阶段性“收”。

以确定落马的原青岛市公安局团委书记陈鹏为例,这名曾被称为“市局最年轻处级干部”的警官本来有着光明的仕途,但因涉嫌聂磊案,早在今年5月就没能再出现在市局大院里了。

1971年出生的陈鹏曾在2008年获得了第六届“青岛十大杰出青年”的称号,这一评选活动两年才举办一次。

之前的十余年里,他奋斗在刑侦第一线,从一名普通刑警做到了市局刑警支队一大队二中队中队长。

“陈鹏不畏艰险,勤奋工作,凭借一名优秀侦查员超人的胆略和过人的智慧,先后参与了上百起重大、特大刑事案件的侦破,特别是在侦破‘7·29’特大抢劫杀人案等60余起性质恶劣、影响巨大的恶性、疑难案件中,处处冲锋在前,发挥了关键作用,两次被省公安厅记个人二等功。”“青岛十大杰出青年”的颁奖词如此写道。

而另一名落马的刑警支队某大队副大队长则以“迅速瓦解嫌犯心理防线”见长,在其担任中队长3年间就参与办理各类重特大案件400余起。

据《新世纪周刊》报道,截至目前,青岛警方处级以上干部数十人已被抓,普通民警涉案多达上百名。这一消息尚未获得青岛警方的证实。

警界震荡

2000年初,公安部发现青岛市“黄、赌”情况严重,于当年6月29日派出治安行动队,但因有人通风报信,行动失败。

青岛,这座位于山东半岛东端的城市,从来就没有被人们忽视过。

民国时期,它是8个特别市之一,如今,它是5个计划单列市之一,与深圳、大连、厦门、宁波一样。其党政首长的行政级别会比一般的城市高“半级”,也就是享受副省级的待遇,有的市委书记甚至由省委副书记兼任。

独特的地理环境甚至帮助青岛在刚刚公布的一项中国休闲城市的评比中蝉联“中国最佳休闲城市”,并顺手摘下了“最佳海滨休闲城市”称号。休闲娱乐业以及其背后的组织也相伴相生,潜滋暗长,青岛的“红”与“黑”也在此都是必不可少的配套改革。间争斗、交织,继而一起沉沦。

坐在火山口上的青岛市公安局长也成了一个高危职务。2000年初,公安部发现青岛市“黄、赌”情况严重,并在6月29日派出治安行动队,赶赴青岛。不料,青岛市公安系统内部有人向目标通风报信,行动失败。当年9月中旬,原山东省公安厅副厅长、青岛市公安局长万国忠,因属下和其在公安系统的儿子将警方扫黄行踪透露给涉案夜总会,被迫引咎辞职,随后被有关部门宣布“双规”,带离青岛进行审查。2000年9月29日,万国忠自杀身亡。

一位北京的刑辩律师透露,聂磊案与另一起涉嫌黑社会组织犯罪案张韶军案均由青岛市中级法院同一个合议庭负责,不过,这两个案子目前都遭搁置了,开庭时间未定。张韶军案与聂磊案本无牵连,但这两起案件的共同之处在于两案都牵涉到了青岛公检法系统,青岛警方更是重灾区,震荡可能还在继续。据这位律师透露,冯越欣的落马也与张韶军案有莫大关系。

而据《新世纪周刊》的报道,原青岛市公安局长王永利也被有关部门“约谈”,之前已有王永利被“双规”的传闻,不过遭到了山东警方的否认。

10月19日的夜里,香港中路,青岛市的娱乐胜地,“新艺城夜总会”的招牌仍在,却已暗淡无光,大门紧闭,繁荣盛景早已远去,与其昔日主人的现实处境恰相应和。斜对面的颐中皇冠假日酒店则依旧人群熙攘,迎来送往。

目前,聂磊和他的兄弟们正身处一湾之隔的胶州看守所,静静等待。

紧急避孕药作用原理
丹媚左炔诺孕酮肠溶片一盒多少片
培哚普利氨氯地平片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的区别
皮肤过敏瘙痒治疗小妙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