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之候补 第二百三十三章 男人嘛

2020-01-16 13:48: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之候补 第二百三十三章 男人嘛

“轰~”的一声,地火岩浆全面爆发而出,整个赏金会场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火海,

“砰~”的又是一声,地火兽直接穿透无数建筑的阻碍,从地面冲到了天上,

地火兽环视四周,将强大的神念放出,但是略一感应后发现,逃走的人族修士和魔法士足有上千之多,一时间还真的无法确认三人逃脱的方向,况且此时还有两人正虎视眈眈的在空中相望于它,

“妖孽,休想逃,”大魔法士的中年男子看着地火兽喝道,

“逃,”地火兽闻言看向二人,脸上现出一丝讥讽的神色,

“动手,无需跟他废话,我们只需要拖延一会时间,我们仙宫和你们圣殿的长老就会赶來,到时候就算他法力通天也无济于事,”身穿白衣的仙宫化虚期修士说道,

“好,”闻言圣殿男子点了点头,嘴中快速的念起了魔法咒语,顿时一条巨大的冰龙在其身前孕育而成,而仙宫男子也丝毫不迟疑,手中快速的捏起法决,张开口吐出一把白色的飞剑,

一人嘴中的咒语和另一人手中的法决同时一停,顿时飞剑和冰龙同时向地火兽击去,

“哼,不自量力,”地火兽看着二人的攻击,嘴角微微一扬起,然后手掌虚空在地面上的火海一招,顿时火海之中翻腾出两道火柱,呼啸着就像二人袭來,

“砰~砰~”两声,火柱瞬间就击碎了冰龙,飞剑也在火柱的威力下被击落在地,

圣殿男子还好,虽然冰龙被毁,人却躲开了火柱的攻击,而仙宫男子虽然躲开了火柱的正面攻击,却由于自身的本命法宝受损,顿时觉得心头一闷一口鲜血吐了出來,

“不行啊,虽然你我二人和地火兽的修为相当,但是在这地火之地,地火兽能发出合体期的实力,根本不是我们二人能力敌的,在这样下去,用不了几招我们就会丧命在地火兽的爪下,”圣殿男子看着仙宫男子的遭遇,当即脱口而出,

“沒办法了,还是等长老们來处理吧,我们也顾不上其他弟子了,赶紧撤,只要离开这里,就算地火兽敢追來,离开地火你我也不用在畏惧于它,”仙宫男子说道,

“好,走,“圣殿男子说完,毫不犹豫的化为一道惊虹,快速的向天边飞去,而仙宫男子看见圣殿男子离开后,也跟随着快速的遁走,

地火兽本想追击二人,但是想了想后还是放弃了,毕竟它和二人的修为相当,要是真离开了这地火之脉,能不能战胜二人就是两说的事情了,

圣殿,仙宫,这里怎么会被这两大势力镇守,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火须子那个老家伙不会是死了吧,最好是这样,否则定要将其扒皮抽筋,

地火兽看了看周围仙宫和圣殿的弟子,眼中现出奇怪的神色,既然惊动了这两大势力的人,想來仙宫和圣殿的长老用不了多久就会赶來,到时候我要是离开了这里,只要被发现肯定自身难保,而且此地对我意义非凡,还是留在此地将修为提升到合体期为妙,反正就算不敌,只要我一直藏于地火之下谅他们也沒有办法,

地火兽想着想着,看着周围逃跑的人,眼中露出了诡异的一笑,然后手掌从下往上虚空一拖,顿时整个地火火海无数火柱冲天而起,瞬间就有数名修士和魔法士丧命于火海之中,

“哈哈,既然你们不管这些弟子了,那我就让帮你们照顾照顾吧,”地火兽狰狞的狂笑起來,然后面部上一只巨大的独眼不停的红芒闪动,射出一道道威力巨大的光柱,随着光柱的击出,顿时又有数人跌落火海,

“哈哈,两百年了,两百年了,老子可算是出來了,火须子你居然为了一己私欲,将我封印于此二百年不见天日,它日要是再见,定要让你血债血偿,还有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全都沒有一个好东西,通通给我去死吧,”地火兽不停的杀着周围逃走的修士和魔法士,似乎在发泄心中的愤怒,原本一些已经逃到远处自认为安全之人,也被光柱冲天而去瞬间击落,

“杀,杀,哈哈,老子终于出來了,两百年了,老子终于重见天日了,”地火兽疯狂的咆哮着,似乎杀红了眼,每杀死一人,脸上的神色就越加疯狂,

……

数万米之外,越子墨此时正抱着灵萱儿快速的向远处飞遁,

“主人,我们已经安全了,还是先下來治伤吧,要不在这么下去……”灵萱儿看着越子墨越來越煞白的脸,声音渐渐的哽咽起來,

越子墨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将精神力全力向身后探去,在发现身后确实沒有地火兽的身影后,这才放下心來选了一处相对隐蔽的山丘落了下去,

二人落下后,越子墨当即如脱力一般靠在了身后的树上,可是这一靠,越子墨顿时一个激灵,咧着嘴坐直了身体,灵萱儿见状立马扶住了越子墨,然后慢慢的向越子墨的后背看去,结果这一看,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了,

只见越子墨此时的后背,早已经血肉模糊,整个后背不但衣服全无,就连血肉都是焦糊一片,血流不止,更骇人的是,有数根白色背骨已经依稀可见,

“主人……”灵萱儿早已泪不成声,手臂颤微着想触摸越子墨的背,但是又怕将其弄疼不敢触碰,

就在这时越子墨勉强的转过身去,一把抓住了灵萱儿的手,另一只手则去擦灵萱儿脸颊上的泪水,温柔的说道:“不要哭了哦,眼睛哭肿了可就不好看了,”

有人说魂体是不会流眼泪的,也有人说魂体是有眼泪的,只是它们的泪水比人类更加的纯真,关于这个说法众说纷纭,但是此时的灵萱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是神导书中器灵的关系,所以与其他魂体存在着什么差别,反正其此时眼中不停流出晶莹的泪珠,但和人类不同的是此泪珠似乎蕴含着什么奇异的能量,

“为什么那么鲁莽,你明明可以自己躲开火柱的攻击的,你为什么不躲开,你不知道我是魂体吗,地火根本伤害不了我的,”灵萱儿忽然间脸色一板,但是泪水依旧无法止住,

“男人嘛,有些人就必须去保护,”越子墨听见灵萱儿的话,深深的望着其的双眼说道,

灵萱儿虽然这么说,但是越子墨心里怎么会不知道地火是能伤害她的,否则灵萱儿体内的雷纹结印,不可能消耗的那么快,而且就算有雷之衣护体,越子墨的双眼还是能看出灵萱儿身体中微妙的变化,这明显就是虚弱的迹象,

“傻子,大白痴,笨蛋……”灵萱儿猛地转过头去,不在看向越子墨,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掩盖不住她内心之中,最真实的想法,

沒过多久,灵萱儿似乎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转过身子猛地扑向了越子墨,抱着其的脖子痛苦了起來,虽然被这么一扑,越子墨不禁痛的一咧嘴,但是其只是默默的回抱了过來,手轻轻的抚摸着灵萱儿的秀发,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灵萱儿的情绪才渐渐的平复了下來,其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松开越子墨,惊恐的说道:“笨蛋你沒事吧,都怪我都忘了你还沒有治疗呢,”

“沒事,我血多,多流点对身体好,”越子墨笑着说道,此话一出,灵萱儿也不禁轻笑了一声,心情也好转了一些,

“冰凝眼,,冰碎魔方,”越子墨眼中蓝芒一闪,瞳孔之中冰晶一现,身前凭空出现一个手掌大小的冰晶四方体,

因为越子墨受的伤蕴含着巨大的地火之为,所以要是贸然使用火属性的涅槃重生术,那么只可能伤上加伤,沒准一个搞不好,让其丧命也沒准,所以当务之急要做的就是用冰碎魔方中的万年玄冰,驱除越子墨伤口处和体内的火灵力,

不过也多亏了越子墨之前得到了万年玄冰,虽然只是吸收了一小部分的寒气,但是有它在眼中还是抵消了大部分的地火之力,否则就是逃跑的这一会功夫,越子墨恐怕就会变成焦炭了,甚至连焦炭都不剩,彻底成了渣渣,

冰碎魔方一出现,顿时从里面冒出大量的寒气,此寒气之强,只是稍微出现一丝,周围的树林似乎瞬间就变成了冰窖,不过越子墨对于寒气的出现,却感觉异常的舒服,尤其是伤口处感觉异常的清爽,不在像之前那般炙热难耐,

不过越子墨知道这样还是远远不够的,当即嘴中快速念起咒语,顿时冰碎魔方一闪,虽然沒有放出万年玄冰,但是却不在封印其内寒力的外放,

冰碎魔方之中的寒气瞬间肆虐汹涌,周围数米外顿时成为了冰一般的世界,

越子墨见状脸色一喜,手一招冰碎魔方就滴溜一转竟自飞了过來,并且带着刺骨的寒气,似乎都要刺入灵魂深处,

南方医院在线预约
南京邦德医院怎么样
北海治疗宫颈炎方法
淮安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宿迁治疗牛皮癣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