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刀破魔天 第八百七十节 斗智引劫

2020-01-10 11:35: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刀破魔天 第八百七十节 斗智引劫

“慢!”

忽然一声威严的轻喝,黄云中走出一个金袍女人,四十左右的年纪,金身雍容,不肥不瘦;面含秋水,不怒自威。国字形一幅粉面,唇如丹霞,口似含珠,新月眉,丹凤眼,鼻若玉葱悬胆,眉心上一点红痣。头挽青髻,秀发垂胸。

说不上成熟的风韵,举止间不似凡尘。

“美女?!”

身后忽然传来两个字,朗宇传音怒喝:“闭嘴!”

狗改不了吃屎。

“你就是天启古家的那个小修?”

女子说话了,不喜不怒,平平淡淡。

“你是谁?”

刀依然待发,眼前的女子看不出修为,却不可能是凡人。

“能让本尊出山,你已经有问此话的资格了。你很不错,本尊便是无始门的太长老姜紫若。”那女子面含微笑道。

“呵呵”朗宇也送了个微笑,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我不是古家的修者,只是与古家有些恩情罢了。”

“嗯。”姜紫若点了点头。看了眼两位妖皇:“三百年不见,两位前辈已经进阶了皇者。”

三个人倒是旧相识,朗宇的眉角微微动了一下,不知这姜紫若卖的什么药。竟然以前辈相称。

然而,这个前辈也只是称呼而已。

以修为论,两妖皇高她一个境界,以年龄论就更不用论了。然而高层之间,阴谋是阴谋,客气归客气。在他们之间千万不要把微笑当成朋友,真要杀人时,没人会手软。

“你果然没敢飞升。今日是要以此阵留下我们了?”敖九宵沉脸道。

他虽为东海王,但却不是龙族的先祖,姜紫若从某种角度来讲是高出两妖的层次的,他们还没有直接对话的机会

“呵呵呵呵……”姜紫若略扬头,轻轻一笑道:“人、妖两族分守两界,互不相犯,本尊还要给两位的先祖一个面子,妖族撤出天宫,大家相安无事,岂不最好。”

“这要看圣主的决定。”

都是废话,三个人居然还说得津津有味。问题终于又转到了朗宇的身上。

姜紫若笑意未落,转看向朗宇:“你也是天启的人族,何以非与上仙门为敌?天宫虽然认主了,却也不是永恒的。”

朗宇看了身边的两个妖皇道:“人族,还是妖族,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想让我死?”

“噢?”

“仙门中的比试争斗向来是允许的,这也是弟子成长的一种方式,天道法则,适者生存。修者逆天修道,天地择良莠而取舍,这本是自然之理,你既已进阶元婴,如果愿意,可以加入本门,本尊也可以破例收你为弟子。”

“你认为我会相信么?”

多少拙劣的辨词,九仙门围杀,有这么试练的么?!

“看来你对上仙门的成见太深,即便不入仙门,你若能放弃天宫令,今日之事,本尊也可以不作计较。”姜紫若的笑容消失了。

朗宇无言的看着她。

“九鼎大阵,可杀妖皇,你不要心存幻想,只要天地之气不绝,本尊可以布出九次。上仙门只是不想引起两族大战,”

说着,姜紫若无奈的目光,望着南海的方向。

“圣主……”敖九宵有点焦急了。

朗宇抬了下手,打断了他的话。

姜紫若继续道:“天宫已经沉寂万年,此界的法则也不可能再出现帝者,以你的资质,进入仙门,飞升上界乃是大道。”

朗宇平静的看着他,似在思索。

姜紫若娓娓道来,循循善诱,可谓字字诛心之言。两个妖皇都不由动容,陆子云转头看向了朗宇。

“妖族也要化人形,开阳脉,难道你还要舍近而求远么?……”

姜紫若还要说下去,忽然发现木无表情的朗宇笑了。

“前辈既知修者的大道,又何必非逼着晚辈杀人?!”

“嗯?”姜紫若一皱眉。

“如果我没有猜错,前辈是在等着仙器吧。”

姜紫若又一愣。

“你不是要收我,而是要救阵。”

“你!”

“刚才的此阵必然困不住妖皇,现在怕是要把我们一打尽了吧。”

“嗡”

半空中的传送门一片闪亮。九个掌门登空而出。

真不知朗宇是怎么猜到的,姜紫若如此一番良言相劝,竟然被他看出了杀机。九掌门祭告上界,不巧的是,朗宇恰恰在这个时候来攻打太玄门,那个琼莱岛内可没有传送门,九个人接到了仙旨,即刻赶到最近的青幽门,借门而来便晚了这么一刻。

“呵呵呵呵……”姜紫若一阵娇笑:“不听本尊好意,那你们就不要走了。……嗯?”

双眼一眯,扫出一道轻蔑的杀气。忽然一眼盯向了朗宇的身后,雷龙的眉心中一抹紫光在闪动。

“啊!主人,救我!”

那一眼,让一个小妖将如见死神,一动不动的等着灭杀了。

“晚了。”姜紫若金袍一挥,虚虚的五指扣向了朗宇和雷龙。

“啊?”这是什么变故?两个妖皇神色一顿,舞笔拍尺,貌似真的晚了一步,在这大阵之中他们可是被压制着,纵然击破了这一掌,只是轰开的余波那个雷小子也受不了。

然而,朗宇又岂是刚刚看出姜紫若的诡计,“噗”的一下弹开金鹏翅,把雷龙裹在了其中。右手一抖:“天狼啸月!”

“呜——”

火狼扬首,“唰”的自刀头上飞出一弯紫月。

紫月升空,不急不缓,就在两个妖皇震惊的目光中,金鹏翅前后一摇,随月而起。

“九鼎三星,杀!——啊!——噗!”

姜紫若一声令下,抽身要退,却突然间花容失色,那缓缓的紫月竟似有一股疯狂的魔力,吸着她不退而进,一声惨叫,化做了一片飞烟。

“那只是法相!不是本体!”陆子云望空喊道。

是什么都无所谓了,天狼啸月的目标是黄云之后的大阵。

“保护圣主!”敖九宵一声令下,首先奔向了朗宇。

“退开!”朗宇头也没回的甩下了冰冷的两个字。

“嗯?啊!?”众妖惊愕。

“嗤嗤嗤!嗡嗡嗡!”

阵法轰鸣,万剑齐发,绕过了众妖,直追朗宇。

“嘭!”

只有一个声音,滚滚的黄云中爆开了万道光芒。

黄云中“啊!”的一声惨叫漫天飞血。

“哗!”一条白光划破了天际,“嘭”的再一声闷响,黄云炸开了数丈。

圣主出去了。

那个抱着翅膀的人还活着。

陆子云一声大喝:“上!轰开它!保护圣主!”

“给我退回去!”

上边又下来一道后退的命令。

为什么又退?怎么回事儿?

两个妖皇一对眼色,不知所以。

真的封不住他,而且这小子也太聪明了。只差一息的时间,九把仙器没有落在阵上。

九鼎三星阵被冲开了一个大口子,紧挨在右侧的一口青鼎被震飞了。

朗宇只带了雷龙出来,才一见青天,头顶三星之中便一剑飞来。

姜紫若盘坐虚空,展眼下望。

“好刀。移阵。”

“引雷劫!”对于敌人夸奖朗宇根本听而不闻,冷冷的吐出了三个字。

“主人,我受伤了!”雷龙被震得连吐了三口血,现在已经昏昏欲睡,这时候让他引劫简直就是要他小命儿,身在一群元婴的包围中,吓得尿都尿不出来了。

“引劫!”朗宇大喝。这个熊货差点没把朗宇害死,你要是引不出来早说呀,早说朗宇就有其它的计划了,现在不引劫,就是把百名妖王置于死地呀,连朗宇都岌岌可危,天狼啸月他不一定还能打出第二次。

“呜”

黄云倒卷而起,又把朗宇包在了其中,三星浮起,九鼎升空,第二个大阵即将形成。

“修罗斩!”

朗宇再一刀劈出,完全不顾身后那夺命的一剑。

“唰”

紫月飞出,“噗……嗤!”一道金光也飞了过去,极品灵器穿肋而过,朗宇躲过了丹田要害,却无法全身了。

这是要收服朗宇吗?这是要收他的命。

“噗!”朗宇一仰头,猛喷了一口血,五品长老的一击,几乎到了朗宇的承受极限。一剑飞出,那肆虐的神念也差一点轰出了他元婴。

姜紫若双眼一挑,暗暗吃惊,一个一阶的无婴,居然在自己的全力一剑下无恙?真是够打击人的。

“呵呵。”淡淡的一笑,举手向上一摘,亲自引动三煞星:“人、妖怪胎,留你不得!”

“给我引!”朗宇吐血大喝,同时引发了授灵术。

雷龙迷迷糊糊的眼看着一道金光穿过,带出一缕血箭,朗宇的左背上瞬间露出一个拳头大的黑洞。

黑洞一阵颤抖,血流如注。

“啊!”一惊之下醒了一半,刚要提醒主人注意,又接到了命令。

“我……”这一惊一吓,死龙竟然把本命神通忘了,连引雷都不会了。刚说了一个字,突然识海里轰的一声,神元爆涨。轰得雷龙“啊”的一声惨叫,化出了原形。

两丈多长的一条雷龙,头顶的两个短角之间瞬间裂开。这一次那个本命神通也不用想了,真正的劫雷下来了,神元的质变,你想压都压不住。一条紫红的电光直射天空,灭杀的气息也轰然而至。

“三星罩顶!”姜紫若语出法则动,素手一弹指向了朗宇。

“小娘皮,我草尼玛!”雷蛇此时度劫,自知死定了,可是他不敢骂朗宇,便把话头指向姜紫若。

然而,老祖却笑了,一条小小的妖龙,老娘就亲自看着你死在雷劫之下,跟你对骂,你还不够资格。

眼看着此龙必然一击成灰,姜紫若目光一挑专注着三星罩顶了。

突然,辛水位的曾仲玄一声大喊:“老祖小心!”

声音传过来了,雷劫也下来了,姜紫若的瞳孔中朗宇也动了,一刀劈向了劫雷!

劈得妖妖婆立刻惊醒了过来,“嗯?啊!”大叫一声,起身就跑。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可信吗
成都送子鸟医院口碑怎样
长春白癫风公立医院
南充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淮安治疗阳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