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张槎中心进城几多几多愁

2020-11-19 18:1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槎:“中心”进城几多几多愁 中午12时,当珠三角的白领们正忙着就餐时,远在江苏的常熟虞山镇已经启动了午睡模式。习惯了早睡早起的虞山人,午饭一般在11点进行。  而下班后一般半个小时就能吃上晚饭,因为在这里即使遇上堵车也就十多分钟的时间。对虞山镇的人们来说,哪天出门堵上了半个小时,那必定是出了大事。  这个距离上海仅一小时车程的苏南小镇内,有山有水,习惯了慢生活的人们闲时爱到虞山脚下品品茶,或约上三五好友在尚湖边上游玩。但这个小镇更让瞩目的却是它强悍的经济实力综合实力位居全国千强镇第三,是长江三角洲有名的服装名城。  一个是服装名城,一个是针织名镇。属性相似的针织服装行业都曾经是拉动他们各自发展的支柱产业,但随着城镇化的推移,中心城区开始向外扩容,虞山镇和张槎都成为了新的市中心地带,它们都面临着在“近城”区位下,实现产城人融合的共同命题。  然而,在地理上属于中心城区的张槎,一直给一种“郊区”的印象,甚至面临禅城“西伯利亚”的尴尬,这个地理上的“中心”该如何实现“进城”?  远在千里的虞山镇,在面对中心城区如何发展园区上,曾经走过产业调整的弯,这让它对中心城区园区经济的产业规划有着更深的思考。虞山的实践,对于正在急促推进产城人融合的张槎而言,有着现实的参考价值。  “十年前,只要是个外资企业,来的都是客”。走过“弯”后,虞山开始数轮“退二进三”行动,企业进入的门槛越来越高。更值得关注的是,虞山高新技术产业园在经过十年发展后,依然保留大量未被开发的土地。  在虞山高新技术产业园已经入驻的300多家企业中,常熟开关制造有限公司是创园时第一批入驻的企业。公司的终身荣誉董事长唐春潮着园区从一片茭白地到今天工业总产值占到虞山镇近六成的辉煌。  2003年,对虞山镇而言,是重要的一年。这一年,虞山镇迎来了最后一次的区划调整,环绕在虞山镇旁边的8个乡镇都并入了虞山镇,形成了现在所看到的格局。同期,虞山镇开始实行首次“退二进三”。  “为了承接当时市中心的优质企业,我们设立了虞山高新技术产业园。”虞山镇党委副徐惠东回忆。  唐春潮的公司在这一年正式入驻虞山高新产业园。“我们是第二家入园的企业,当时这里什么都没有。”这位技术出身头发斑白的虞山人习惯在讲普通话的时候加入几句吴浙方言。园区作为推动产业集约发展的载体,落户了一批本土的企业。但并不能填满总规划面积达到50平方公里的园区。  当时从区位看,虞山高新技术产业园大部分地区都属于城郊地带。在初期,和许多周边的工业园一样,园区内,只要有项目就落户。他笑言,十年前,只要是个外资企业,“来了都是客”,基本上在各地的工业园中都能得到“款待”,“大家都争着让他们落户。”  然而这种缺乏规划的产业招商带很大的隐患。“一些企业5—6年就必须拆迁搬离。”徐惠东表示,随着中心城区的扩容,园区逐渐成为新的市中心地带,低端的产业一方面无法与城市面貌的升级相符,另一方面还会因低端产业工人的消费习惯,带来了黑网吧、小餐饮、小摊贩等的滋生土壤,造成了极大的社会管理成本。  “更大的问题是,后面要完成这些拆迁,土地的收储往往遇到很大的问题。”徐惠东说。这恰恰是远在千里的张槎目前遇到的问题。张槎凭着先发优势在发展成为中国最大棉纱集散地,当时准入门槛不高的针织行业带动起张槎一批批的民营小老板的崛起,但也造成了低端针织厂如螨虫般布满了整个城市。  走过这样的弯后,虞山镇开始对入园的企业设立了高门槛。“必须是友好度高、产品拥有技术含量的企业才能留下。”徐惠东说道。而在发展十年后,至今开发面积达到30.5平方公里的园区内,仍有大量未被开发的土地。  这是为中心城区产业规划留白。“如果没有想明白,这些土地不会轻易开发。”徐惠东表示,当园区近城的区位特点愈加明显,对园区内的产业要求就越来越高。  于是,唐春潮开始发现,自己的不少邻居都先后“消失”。新一轮的“退二进三”再度悄然掀起。“我们必须不断推进产业结构的调整,来解放土地资源,实现产业与城市的良性互动。”徐惠东说道。  唐春潮的公司或许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这家伴随园区成长的企业,被当地人亲切的称为“常熟开关厂”,去年实现产值16.67亿元,税收2.7亿元。  这家员工总数达1600多人的企业里,技术人员占50%,研发人员又占技术人员的50%,产品利润率是行业平均水平的4倍,而公司内一线操作工的年薪更是达到了10万元。  “如果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不会影响老百姓的生活,甚至可以为老百姓生活带来好处的企业。”徐惠东说道。  刚毕业的硕士生林丽决定在虞山的工业园内安家,她的理由是这里将有繁华的中央商务区,还将有全镇最好的医院。而为了引进高端的医疗资源,虞山镇打造出一种“上海医院”模式,早上将医生从上海接过来,晚上再集中送回去。  林丽是一名今年7月刚毕业的硕士。她并不了解什么叫中心城区的园区经济,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决定要在虞山镇内安家,而且是虞山镇的工业园内。  这个稚气未脱的短发女生与虞山镇的“相识”不过两个月。家乡在东北的她还没来得及在这座城市内认识太多的朋友,但面对记者时,她却斩钉截铁地说,“这座城市很宜居,我要在这里定居。”  她开始默默留意虞山镇的房价。她看中了一个叫“望虞花园”的楼盘,这是一个坐落在虞山高新技术产业园生活区的楼盘,属于与原来老城区相接的地带。  望虞花园最近的楼价已经涨到了1万出头,且迅速售罄,成为了常熟市内楼价最高的楼盘之一。而在这一带还有包括万科、绿地等房地产项目正在相继建设。  远在张槎的则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去年毕业后来到了张槎新产业园的一家科技企业工作的他,把自己的居住地选在了祖庙,每天来往于祖庙和新产业园之间,单程至少耗费40分钟。  在张槎,随着“五园两城一”等产业载体的陆续投入使用,越来越多的年轻白领跟一样,过上了两点一线的生活,虽然在张槎工作,却跟张槎没有太多交集。许多工业园区一到了晚上就成了“空城”。  一个是涌向工业园,一个是逃离工业园,这背后,无论是还是林丽看中的都是“宜居”二字。  如果从园区的载体打造上看,张槎与虞山似乎没有太多的差别。“我们面临最大的挑战和压力不是要建多少园区,而是如何提升整个大,包括网的完善、市政绿化等,这些是张槎历史欠账最多、投入最大、见效最慢的。”张槎街道党工委李军直言。  虞山镇的做法除了大手笔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的是采用“借脑”的,形成自身高规格的生活配套。  俯瞰虞山高新技术产业园,一条望虞河如同张槎的禅西大道一样,把这个片区一分为二,以东被定位为生活区,以西则是各大产业集中地。  “我们根据中心城区的自然延伸,把原来靠近老城区的14平方公里划分为生活区,并定位为北部新城。”徐惠东说道。  在这个生活区内,也就是望虞花园的附近,万达已经确定拟投资40亿至50亿元人民币建设大型的城市综合体,将囊括大型百货、超市、商业步行街、电影城、KTV、电玩、餐饮、高档写字楼及住宅等业态。  就在万达落户的珠江上,园区正精心打造起一条“中央商务区”,如同禅城的季华商务带,这个坐落在园区内的商务区已经引进了包括隆盈广场、爱乐酒店、宝马4S店、奔驰4S店等20多个服务项目。  而另一边,马上就有一群“沪虞”候鸟在这里“出没”。据徐惠东介绍,为了引进高端的医疗资源,虞山镇打造了一种“上海医院”模式,“我们每天派车到上海接医生,然后到晚上集中把他们送回上海,白天他们就在虞山镇为虞山人提供医疗服务。”  目前虞山镇已经有一家拥有200个床位的医院采用了这种模式,马上,同样采用这种模式、且将有600个床位的医院将落户在园区的北部新城内。徐惠东自豪地告诉记者,这家医院的建成后,甚至会给市里众多的医疗机构带来。  而有着高规格配套的生活区内,并不是纯生活区。虞山高新技术产业园在培育本土企业的同时,形成鲜明的产业主轴。以企带企,发展高端的机械设备,同时吸引了如中交、中铝、中材、中煤科工、中国远大等央企的落户。  一些与城市毫无违和感的总部经济大楼将在生活区内悄然而起,如泛华集团拟在园区设立泛华华东区域中心,中铝稀土有限公司已确定在园区建设总部大楼,用于办公及设立检测中心。  张槎靠近广州、虞山靠近上海,一线城市的巨大虹吸效应,对两地吸引高端人才带来巨大挑战。当前,虞山正在试点“科技镇长团”制度,从省城高校前来挂职的教授们,带来了技术和项目,更带来了高端人才,实现了一举多得。  当城市面貌与产业结构都处于剧烈转变的过程中,人才是关键的一环,高端人才能吸引高端生活设施和配套的形成,同时也是支撑高端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城市面貌在升级、产业结构在升级,必然要求人才跟着升级,但这又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虞山镇莫理区工作委员会顾锋曾经为吸引不来高端人才而非常苦恼。他所在的莫城区内,厂房与民宅犬牙交错,各类小餐饮店、小摊贩、黑网吧、“黑诊所”散落其中,由于租住大量低端服装厂和辅料行业的从业人员,人员流动性极大,文化层次较低,甚至黑车也有了滋生的土壤。  “如果要提升产业结构,必然需要高端的人才。”顾峰一直在思考,紧邻上海一线城市,周边还有苏州、昆山等强市,作为一个县级市内的一个片区,如何吸引到高端人才?  他从传统的陶瓷企业“下海”,在智慧新城内创立了一家设计公司。在他看来,过去陶瓷产业采用丝网印花和滚筒印花,需要的是玩配方玩泥巴的人员,干的是体力活。随着喷墨打印技术的推广,现在需要的是信息化人才。  “这批人才对生活娱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恰恰是张槎目前最大的短板。”丘广安说道。另一个更的现实是,越是需要改变这种现状,越需要吸引这些高端人才。  尽管张槎与虞山都在大力改善自身城市面貌,但面对人才问题,一个不能绕过去的现实是,张槎靠近广州,虞山镇靠近上海,一线城市的巨大虹吸效应,更进一步降低张槎和虞山镇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  “科技镇长团”的实施,从另一个角度看,或许实现了小镇对一线城市人才的“反虹吸”。  为了迅速拉近一个乡镇与高端人才的距离。2008年起,江苏省推出了“科技镇长团”的制度,常熟市被列为首批试点单位之一。这一年,南京邮电大学的一位教授来到了常熟市虞山镇挂职。“从那时起,虞山镇多了一个南京邮电大学开设的分班。”  按照“科技镇长团”的制度,每年会从各地的高校选取学科的教授、副教授或者带头人,把他们分到下面挂职至少一年。挂职期间,还会根据当地的产业特点,进行各类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项目。  去年,同济大学的一位教授挂职虞山镇,推动了虞山镇与同济大学合作成立了技术转移中心。一些企业无法破解的技术难题,交到了这个转移中心。  “这种做法迅速拉近了高校与乡镇的距离,促成了众多产学研合作。”顾峰说。事实上,莫城区内,在227省道到和睦的区域内正规划一片1.8平方公里的纺织服装文化创意专项服务业集聚区,将朝着打造2.5产业集聚地的目标发展。而这个规划图正是由同济大学当时来虞山挂职的教授促成的,由同济大学设计人员负责设计。  “这些挂职人员为我们带来了很多高端人才资源。”在顾峰看来,一个教授的挂职,背后带来的是一个高校人才资源,而且随着促成了当地企业与学校的人才输送的合作项目,这些项目也将进一步起到示范作用,吸引更多的高端人才来到虞山。滨州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滨州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滨州治白癜风
滨州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