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吞噬魔戒 第七章 本性败露

2020-01-16 17:2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噬魔戒 第七章 本性败露

自狰狞武者到达祭坛之后看都不看独孤飞和少女一眼,径直朝祭坛中心疾驰而去,此时狰狞武者整个脸部完全扭曲,眼球中更是布满骇人的血丝。狰狞武者带着不甘,仇恨,愤怒,怨毒,果决等各种情绪望着祭坛,然后看向后方刚踏入祭坛正自冷笑的任元杰。

任元杰当然不知道此时狰狞武者的各种情绪,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倘若狰狞武者在巅峰状态的话或许任元杰还有所忌惮,但狰狞武者中了任元杰的化血散之后,修为已经废掉了十之八九,要不是怕狰狞武者临死前的反扑,以任元杰谨慎、心思诡诈的心性岂会让狰狞武者活到现在。

独孤飞不知道狰狞武者与任元杰之间有什么恩怨,但从双方言语间可以断定的是这二人定然是不死不休,而让独孤飞头疼的是,似乎任元杰对自己身边这位惊艳绝美的少女非常之感兴趣,不用猜独孤飞也能知道对方打着什么心思,更何况独孤飞分明从任元杰那感受到其对自己的杀机。

对于素未谋面之人对自己产生杀机,独孤飞又怎会让对方的心思得逞,这也是为什么独孤飞冒着生命的危险也要带少女离开,当然至于在潜意识里有没有其他原因独孤飞自己也不清楚,难道只是因为任元杰对自己的杀机?

独孤飞带着少女不紧不慢的跟在狰狞武者的后方,独孤飞心里清楚正是狰狞武者利用任元杰对少女的不轨企图才引诱对方来到此地,而独孤飞也知道只有利用狰狞武者与任元杰之间的恩怨才有一线机会摆脱任元杰的魔掌。

“啊...大色狼...你你...啊...死人骨头...”少女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在独孤飞耳畔回荡。分散在祭坛四周的骨骸密密麻麻,在历史的长河中来到这里的生灵俨然已经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而无一例外的是,来到此处祭坛的生灵鲜有能离开此地的,这也是为什么附近包括隐木村在内的几个村落都把此处列为禁地。

“姑娘,先前是在下唐突了,在这里任某向姑娘道歉。”话音未落,任元杰的身影蓦然横立在独孤飞与少女面前,挡住独孤飞二人的去路。

独孤飞瞳孔一缩,双脚踏步在距任元杰一丈之外硬生生的止住,面对任元杰突兀的现身独孤飞面露凝重之色,从任元杰身上散出的威压赫然是聚灵境后期的修为,这让只是武者境初期巅峰的独孤飞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这压迫分明是任元杰有意凝聚在独孤飞身上的,独孤飞明知对方是在针对他,但独孤飞又岂会屈服于任元杰的威压,不露声色站在任元杰面前。

“哎呀~好痛...大色狼你停下来怎么也不跟姑奶奶说一声。”少女一头撞到突然停下来的独孤飞后背,对独孤飞又是一阵埋怨。

不知不觉间少女称呼独孤飞总是一口一个的‘大色狼’,俨然‘大色狼’这个标签在少女这里是无法脱掉了。少女自己也不知道身份尊贵的她平时端庄素雅为何会在这里变得如此的调皮,也许是被压抑的天性在遇到独孤飞这个‘大色狼’之后就自然而然的显露出来了。

倘若不是任元杰站在面前独孤飞定然会和少女斗上几句,不过显然现在不是时候。

“喂,大色狼~我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没有听到独孤飞回应自己,少女又是一阵埋怨。

“姑娘,先前是任某唐突了,在这里任某向姑娘道歉。”见少女没有理会自己,任元杰微不可察的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转而抱拳朝独孤飞身后的少女再次开口道。

“好的,本姑...哦不,我接受你的道歉,没什么事那我们先走了哈~”也不理会前面的任元杰,少女拉着独孤飞绕过前面的任元杰朝另一边走去。

被少女主动拉着自己的手,还有刚才少女对任元杰说那句‘我们’,让独孤飞蓦然的感到一惊,更多的是自己也没有觉察的愉悦。

面对少女的再次忽视,任元杰依然不动声色,可其眼神中分明微不可察的闪过一抹厉色,其对独孤飞的杀意不知不觉间更重了一些。然而,在书房中隐藏气息的独孤戒都察觉,更何况此时任元杰对自己那浓郁的杀意。

“姑娘天赋不凡,不知道是否有兴趣加入天元宗,只要姑娘愿意任某保证一定能让姑娘顺利加入天元宗,而且还是内门弟子。”见少女对自己敬而远之,任元杰笑容和煦道。

任元杰本就长得俊俏,再加上此刻柔声和煦一副翩翩公子模样,很容易让人产生亲近之意。特别是任元杰有信心只要说出‘天元宗’三个字少女必然有所在意,甚至毫不犹豫的选择答应加入天元宗,毕竟天元宗可是宣月国七大超级宗派之一,而且进年来天元宗隐隐间有成为宣月国最强宗派的之势。

任元杰的信心来源于天元宗强大的实力,还有其天元宗二少主的身份。对于天元宗二少主的任元杰来说,让谁加入天元宗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任元杰也没少凭其天元宗二少主的身份让一些美貌但资质平庸的少女加入天元宗,然后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这也是为什么任元杰近年来自告奋勇到各个城池为天元宗招收弟子,而这一次任元杰青石城之行的主要任务正是为了今年新弟子的选拔。

“没兴趣!”少女想都没想断然拒绝道。

天元宗在宣月国确实属于七大超级宗派之一,并隐隐有成为宣月国最强大宗派的趋势,但这也不足以令少女有兴趣加入天元宗。要是任元杰知道少女的真实身份定然会觉得自己的举动是多么的白痴,天元宗在宣月国确实强大,但对于拥有数个超级帝国数十个国家的尘焰镜来说,宣月国又算得了什么,对于拥有数千个界镜的南玄域来说,宣月国又算得了什么,而对于素有万镜之称,浩瀚无际的整个万灵世界来说天元宗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任元杰他不知道!在少女拒绝他的那刻,任元杰终于脸色一变,不再是刚才那副风度翩翩的君子模样转而一脸厉色,甚至在他阴翳的眼神下让人产生一种厌恶之感。

“不自量力!”任元杰再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本性。任元杰轻易不在人前显露自己的本性,此刻如此是因为其有信心将此地的几人永远留在此地。

“本来还想让你加入天元宗充当本少的炉鼎,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不过放心,本少不会轻易让你香消玉损的,桀桀...”任元杰此刻毫不掩饰自己,自言自语的同时散发幽光的眼神在少女雪白玉腿间来回扫荡,嘴唇轻佻间还不时传出桀桀渗人的怪笑声。

听闻任元杰的话语独孤飞不由得咧咧嘴,嘴角抽搐,敢情眼前这位天元宗二少主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完全把他当成空气,从其话语间独孤飞能感觉到,任元杰没打算让这里的几个人活着离开。

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聚灵境后期的任元杰确实有实力将只是武者境初期巅峰的独孤飞,武者境后期巅峰的少女,还有祭坛中心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断气的狰狞武者永远留在这里。此时独孤飞也终于明白先前狰狞武者对任元杰说的那句‘枉你堂堂天元宗二少主,人前口口声声的仁义道德,一副君子模样,我呸~’。

“无耻下流!”知道任元杰没打算让他活着离开独孤飞也不用给他什么面子,就算是死也要在死之前骂上几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任元杰万万没想到的是在他眼中蝼蚁般的存在竟然敢辱骂自己,这对从小就娇生惯养、唯我独尊的任元杰来说是无法容忍的。

独孤飞愣了一下,旋即表情怪异玩味的看着任元杰,脸上挂着春风般的笑容,道:“这个世界真奇妙,我什么鸟都见过,但第一次遇到自己找骂的鸟儿,无耻下流,无耻下流...还需要再说一遍吗?”

“噗嗤!”听闻独孤飞的话语,少女情不自禁噗嗤笑出声来,本来就惊艳绝美的脸庞因其笑容使得美艳更是增添了一分。

而任元杰可就是另一种神情了,原本俊俏的脸此刻狰狞异常,一副恨不得将独孤飞挫骨扬灰般,冰冷寒意的声音从其嘴中传出,道:“原本就没打算让你活着离开,不过我不会让你轻易死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求我痛快的让你死去,在你死去之后,我会让你的魂魄永世不能进入轮回,永远受到割魂的痛苦,这就是你嘴贱的下场。”任元杰自言自语象是已经为独孤飞的命运做出宣判一般。

“轰轰...“就在任元杰要向独孤飞出手之际,一阵轰隆之声传来,整个祭坛为之一震,旋即祭坛四周凭空弥漫着雾气,而且这雾气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的浓郁,一股阵法的波动从四周传来。

“桀桀...任元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桀桀...”狰狞武者此刻似乎忘记了痛苦,望着任元杰一阵怪笑,笃定般宣判任元杰的死刑。

“妹妹,今天我就让任元杰血债血偿,你地下有知可以瞑目了,任元杰你这畜生拿命来...”。

任元杰做梦也没想到几个呼吸之前自己还在宣判别人的死刑,转眼间角色已经被转换了,这也许就是命运吧,在你最得意的时候给你当头一棒!

从狰狞武者的话语可知,此刻祭坛上的种种变化与其脱不了关系,这一切变化赫然是其有意为之,而这一切都是其对付任元杰的手段,独孤飞和少女只是卷进他们恩怨的牺牲品。

宝鸡市第五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滑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大庆治疗妇科费用
江西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玉林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分享到: